登录
评论

狗军师定谋折将 沙塞鸿被擒得夫

红楼复梦
0 442

  话说宝钗正同节度说话,见中军官送上一件东西,回道:“狗王差头目人等送上降表,情愿投诚,献还边地。现有通事在外伺候,请令定夺。”松节度道:“天兵到处,剿抚兼行。

  狗贼朝服夕叛,断难凭信。”传令开门升帐,令通事带头目进见。节度公座右边设一绣墩,系宝总领坐位。其余男女诸将分班站立,军容十分整肃。

  三声大炮开营,一路兵将明盔亮甲,手执器械。中军官令通事、头目膝行上帐,伏在地下,不敢仰视。节度道:“尔狗贼冥顽猖獗,扰害边疆。现今天兵云集,将尔等灭其种类,不留余孽。自应延颈就戮,乃敢以虚词妄语,欲延狗命,妄敢上渎,尔等是何奸计,从实供诏!倘若虚言,立即斩首!”通事不住磕头,说道:“因闻天兵大至,恐力难敌,是以投降,并无他意。”节度笑道:“恐难相敌,足见并非真心,其中显有奸计。”令刀斧手将那顶肥的狗头目活剥其皮,令通事同众头目观看,人人股栗。节度吩咐供招,再有虚语,照样剥皮。令通事讯问贼目,众贼不敢强辩,磕头供道:“听说天兵大至,恐难抵御,暂且降顺。俟撤兵之后,仍要抢占边地,此是真情,不敢虚语。”通事依言回禀,松节度令将众贼目全行活剥,枭首示众;只留一名,掷还降表,令其同通事回去传话。吩咐掩门,众将退出帐外。

  节度来客座换了便服,宝钗道:“趁贼人胆落之际,值我兵新到,锐气壮盛,乘此大杀一阵,抢回紧要山梁,扎住大营。

  贼人难以猖獗,易于用兵剿灭矣。”节度道:“正合我意。”

  传谕各将听候机密军令,命中军官将印剑、王命令箭送交宝总领调兵遣将。

  宝钗领命升帐,众将参谒,站立两旁听令。宝钗拔令箭一枝,对游营将军张开胜道:“将军带五百人马由莲塘寨小路抄至贼营左寨,听见号炮,一齐呐喊鸣锣,抢杀左寨。”张开胜得令,站在一边。又拔令箭一枝对桂堂道:“你带乡勇五百,由左寨后身截住贼人归路。见其乱窜,奋勇剿杀,与张将军彼此相应。”桂堂得令。又令都阃将军黄太道:“将军带官兵五百,由马鞭山度岭绕至贼营右寨,闻号炮响,一齐鸣锣发喊,杀入右寨。占住贼营,不必赶杀。”又令包勇带乡兵五百,抄过右寨后身截窜贼归路,与黄将军遥为救应。令冯佩金”带偏将四员,带官兵三百、乡兵五百。离大营二十里有座牛肚山,十分险峻,乃贼人屯粮、安藏妻小之所,最为紧要。你们埋伏屯粮左近,俟夜半雷雨交作,一齐鸣锣喊杀,奋勇截杀,抢占粮草。我自有兵救应。”佩金答应,令松寿、瑞麟带官兵五百、乡勇五百,今夜雷雨交作之时,直抢贼人大寨,尽力剿杀。派偏将八员,带兵分抢隘口。又密地知会各路总镇亲自带兵抢夺粮草及贼人大寨,彼此救应。调拨已定,令宝书、珍珠各领兵五百名在中军前后接应。传令各营鸣锣进兵,闻鼓声收军。宝钗调遣已毕,退帐交还印令,即告辞,领众将各去料理进兵。

  松节度又调遣众将往四路帮同剿杀。

  且说那通事同个头目鼠窜跑上关来,这是第一座紧要关隘。

  有狗王的兄弟名叫狗弹,领兵把祝这狗弹生得身长力大,尖嘴獠牙,十分凶勇。当日见通事、头目回来,说天兵大至,兵强将勇,难以抵敌,必须知会狗王,急要添兵前来助守关口,方保无虞。狗弹听说,甚为惊慌,说道:“差人前去请兵,往返亦须四五日。牛肚山峻险,只要老弱妇女很可看守粮草。俺们将那里狗兵调来同守关口,再将左右两寨各调此来帮守,还怕什么。”众狗头目大喜,分头各去调拨狗兵。狗弹心中欢喜,与众狗兵宰牛饮酒,同蛮婆、蛮女击皮鼓舞,歌唱道:姐在西山郎在东,等郎不来山花红。山花胜似郎心好,年年岁岁乘春风。春风有时去,山花时时红。愿郎休与春风一样无情义,只学蜂蝶多情,粘着花儿不放松。心同情也同,风流处处通。蛮婆、蛮女跳唱多时,男女混在一堆,彼此交欢取乐。

  南方极热之地,虽在严冬,犹如春夏。时值半夜,忽然雷雨交作。狗兵正在熟睡之时,官兵蜂拥而至。锣声大振,喊杀连天,兵将奋勇,以一当十。原来狗性畏金,一闻锣声,众心慌乱,举止失措,满山乱窜。兼以号炮振动山谷,官兵左右前后四面齐至,不留余地,尽力大杀。

  宝钗带着珍珠、宝书两员猛将,奋力剿杀,已将贼人关口大寨抢得占祝松节度亲自督率将弁,将牛肚山一带贼寨全行抢占,分兵帮剿左右两寨,直杀到天明。宝钗差官来请节度上关扎下大营。各将纷纷缴令报功。孟瑞麟生擒狗弹一名;其余各寨生擒头目数十名,斩首男女千余级,抢得粮草、器械、牛马不计其数。

  松节度大喜,犒赏三军。传令诸将暂为歇息。各处搜山,四面扎营,连络照应。吩咐将狗弹枭首示众;所有生禽头目,讯明狗贼虚实情形及屯粮聚众巢穴详细问明,就将贼目一并斩首,一面将口供送与宝总领量度计仪。

  不言大营之事。且说冯佩金正在营中造饭、歇息,左右通报大爷来了,佩金抬头见是冯富,兄妹见礼坐下。冯富道:“桂参政知道你们到来,差我送上五十匹好马,给宝总领使用。并有祝观察们书信,叫我星夜赶来。谁知你们昨夜立功,得了第一座紧要关口。偏我来迟,没有得点儿好处,脸上怪臊的慌。”

  佩金笑道:“现在一连尚有三座关口,倘若抢得来,不但贼人丧胆,还带着咱们兄妹面上争光。”冯富大喜道:“趁贼人不作准备,咱们赶紧就去。”佩金道:“我两个拈阄,看谁去抢关。”说毕,兄妹各拈一字,拆开见佩金是”抢关”二字。

  佩金道:“兵贵神速,就此拔营。”一面差人知会总领派兵接应,自家带兵五百,飞身而去。分了乡兵给冯富,带着在后面堵杀。

  且说这三座关口,因仗着第一关险要,有四五处大寨把守,兵多粮广,可以放心。这些地方并无重兵,每关不过三五百人,又俱相去只四五十里,前后都有照应。第二关的贼目名叫狗才。

  因见安然无事,与些蛮婆正是饮酒作乐。忽有败残狗兵跳进寨来,报说第一关口已被天兵抢去,杀死狗弹,听说牛肚山一带全已失去。狗才正在惊慌,接连不绝各路败兵逃来,彼此跳叫,各诉天兵利害,满寨吠声。

  忽闻锣声大振,众狗兵不及探听,只见一员女将,势如猛虎,领着官兵杀进寨来。狗才出其不意,勉强上前拒敌。冯佩金照脑袋上使劲一刀,将狗才连头带肩削去半个,令家将枭下首级。众狗兵无主,乱窜逃命,又被冯富四面追杀,兄妹二人十分得意。佩金领着家将、乡勇,奋力追杀,抢上三关。

  这守关的名狗巴,生得身长力大,性如烈火,又还善战。

  听说天兵杀至,赶忙迎敌。佩金一连战了十来合,心中想道:“这贼目倒有点意思,若不打发他上路,白耽搁功夫。倘他们救兵赶来,倒难收手。”主意已定,故意卖个破绽,狗巴不知是计,钻身一斧砍来。佩金用刀隔开,摘下鞍上铜锤,照头一下打去。狗巴叫声”不好”,扭过头去,肩背上着了一下,两手麻木,将斧丢在地下,飞马逃命。狗兵发喊,死命拒敌。冯富赶到,又添了一只猛虎。众乡兵人人奋勇,尽力剿杀。狗兵杀死大半,其余各自逃生。冯富们又追杀一阵,擂鼓收军。传令整顿营寨,查点牛马、粮草,犒赏军士,造饭歇息。

  不一会,桂堂赶到。对佩金道:“总领听说你得了三关,心中甚喜,已领着大兵来此扎营。松节度在二关扎住大营,四面俱有营寨。连胜之下,更须严紧。务令兵将加意小心防守,不可得意疏忽。”冯富道:“我在营前另扎一营,以为防护救应。”桂堂点头道:“很好。”冯富去不多会,总领的兵到,就在三关安营。慰劳佩金,记了大功。赏赐众军,一连歇了两日。仍令松寿、孟瑞麟为先锋,冯富在左,包勇在右,各安一营,为掎角之势。留佩金、桂堂、珍珠、宝书四将在帐中听调。

  且说狗王自从连胜天兵,欣欣自得,向蛮王处要了些蛮女,终朝歌舞饮酒取乐,十分得意。不料连得军情,闻说三关尽被天兵抢去。杀了狗弹,又失了牛肚山金银、粮草。二关的狗才阵亡,狗巴逃的不知去向。狗王大惊,忙聚狗族商议军情,说道:“昨闻天兵大至,我恐势难抵敌,因此诈降。原要候其撤兵,乘虚掩杀,不意被天朝识破,杀了头目,掷还表文,倒将三关全行抢去,现在蛇盘岭安下营寨。若此岭有失,我等无处逃生矣。你们有何主意?”道言未了,只见军师狗毕上前说道:“大王且免愁烦,现在天兵已深入重地,只须差人星夜至蛮王处,令其统领蛮兵,截住归路。天兵慌乱,不愁三关不为我有矣。蛮兵到后,大王亲自领兵,再调回狗宝作先锋。天兵首尾不能相顾,不但三关抢回,还可乘势占些边地。这个机会断不可失。”狗王闻言大喜,忙差两个能言头目去请蛮王;一面去飞调狗宝来作先锋;又派狗英、狗豆、狗牙、狗度四员猛将,带着一千狗兵前去守住蛇盘岭,昼夜紧防,不许擅自动兵,等着蛮兵到齐,开关打仗。

  不言狗将去守关口。且说蛮王升帐,对众蛮将道:“现在狗王失去三关,差人请我亲自提兵前去助战。你们意下如何?”

  内有一将道:“三关虽是失守,到底不知天兵虚实。大王断不可轻离洞府,只须公主带蛮兵一千前去,很可放心。”蛮王大喜,忙命公主上帐,令其去抢三关,与天兵打仗。原来这蛮王只生一女,名叫塞鸿。虽是蛮女,颇有姿色。又且力大无穷,精通武艺,上阵交锋,到处无敌,因无合意郎君,是以年已三七,尚未有配。今闻派去与天兵相敌,正欲借此去寻佳偶。辞过蛮王,点起兵将,令狗头目引路,登山越岭,昼夜兼行。

  不多两日,来到一座大山,远望去见天兵营寨密如星宿,前后左右势皆联络,旌旗整肃,十分威壮。塞鸿点头叹道:“天兵军威不同,无怪狗兵难以拒敌。”传令扎营造饭,命蛮兵饱餐歇息。趁着锐气,塞鸿抄着小路下山,见迎面一座大营当路。蛮兵发喊一声,拔开鹿角,抢入营去。见营门站着几排官兵,声色不动。塞鸿心疑,令蛮兵休要进营。刚传号令,只听营中梆子大响,弩箭像飞蝗一样射来,箭无虚发。蛮兵被箭而倒,不计其数,一齐发喊,往后倒退,塞鸿禁止不祝忽然大炮喧天,见一员女将飞马而至,忙将蛮兵一字排开,勒马看来的女将,只见:头带凤翅金冠,明珠颗颗。身披鱼鳞锦甲,花绣团龙。执一杆朱缨鸭嘴枪,悬一壶素羽狼牙箭。腰如杨柳,脸似芙蓉。

  广寒宫仙子临凡,长城外美人出塞。

  塞鸿初见天朝女将,人物装束迥乎不同,甚为叹羡。两军相对,塞鸿用刀指道:“来将通名!”原来这女将是孟瑞麟,抬头见那蛮女,倒还生得俊俏。头戴紫金抹额,插着两条雉尾,身穿番锦连环甲;手执长柄卷鼻刀,骑一匹五花赤鬃马;约有二十来岁年纪,眼含秋水,面带春风。孟瑞麟用枪指道:“蛮女听着,吾乃天兵总领帐前先锋孟瑞麟是也。尔是何人?敢来冲我营寨!赶忙下马请命,尚可怜你一线生路;若敢弄兵拒敌,死无葬所矣!”塞鸿道:“我乃蛮王之女塞鸿公主是也。因尔等恃强,连抢三关,杀死多少狗将狗兵!因此狗王请我前来,与你们相杀。知我利害,赶忙退出三关,保全性命。若迟延下去,后悔无及!”瑞麟笑道:“天兵倒让反贼,出言颠倒,死有余辜!”催开马照脸一枪,塞鸿忙用刀相架,两马相交,一场好杀。

  瑞麟见蛮女武艺精强,甚为爱赞。塞鸿见女将骁勇,越战越长精神,十分佩服。两人酣战,天色已晚,松寿吩咐鸣金。

  瑞麟架住刀说道:“天黑难战,让你苟延一宿,明日再取你首级。”说毕,两下收军,瑞麟回至营中。松寿道:“蛮女倒有点子本事,明日回过总领用计擒他,力战无益。”夫妻商议停当,整兵严守。次日,宝总领带领众将亲自来营助战,令瑞麟、佩金、珍珠、宝书四员女将轮流接战。令包勇、冯富各授以计,令其如此去办,二将领兵各人自去不提。

  却说蛮兵刚才住脚,听着大营炮响,几对绣旗拥着四员女将、无数官兵,按队而来,塞鸿见那三员女将美貌,装束比昨日这女将还觉光彩,心中甚为惊异。四员女将来到阵前,也不答话。珍珠笑嘻嘻将马放开,举枪相杀。塞鸿心中艳羡,爱慕非凡,见这美人枪法精熟,勇力异常,十分惊服。两人战了二十余合,珍珠虚晃一枪,勒马回阵。塞鸿刚要赶来,薛宝书一枪挡住,两人交手奋战十余合,冯佩金上前接战。塞鸿虽是英勇,经不住他四姐妹彼此轮战,很觉腰臂酸软,有些招架不祝心中正想主意,蛮兵忽然大乱。兵面两路人马杀来,四面炮声不绝,喊杀连天。塞鸿大惊道:“中了官兵之计,我又无救兵接应,这怎么好呢!”不敢恋战,急忙撇了佩金,领着蛮兵落荒而走。四员女将追杀一阵,让他逃去,收兵回营。

  塞鸿来到一座山下扎营歇息。蛮兵只剩了十分之六,各人埋锅造饭。忽然一声炮响,山嘴边转出一支人马杀来。塞鸿忙上牲口上前迎敌,那里敌得官兵勇猛。蛮兵见势头不好,纷纷乱窜。塞鸿败有三十余里,不见有兵赶来,招集残兵,只剩了三四百名,又无粮草,命头目们往村庄去抢些猪羊牛马来作粮充饥。头目带着蛮兵去村庄抢粮,剩了二百名跟着公主在山顶上歇息。塞鸿叹道:“我好端端上了狗当,弄的损兵折将,有何颜面去见父王?被那些蛮将酋长真要笑死。如今进退无门,如何是好?”塞鸿正在愁闷,见山腰里走出一队蛮兵,牵着牛马,背着粮草。将近走到面前,塞鸿眼快,叫声”不好!这是官兵穿着蛮兵衣甲。”道言未了,果然发起喊来。为首一员小将,手持方天戟喊道:“蛮丫头休走!桂大爷来取你首级!”

  塞鸿此时骨软筋酥,不敢拒敌,上马飞奔而去。桂堂赶杀,将些蛮兵只剩了三五十个,笑道:“留几个,让人家去成功罢!”

  不言桂堂回去缴令。且说塞鸿人困马乏,不敢走大路,领着三五十蛮兵往小路上登山越岭。正走的吃力,树林中忽然锣声大振,连珠炮响,抢出一员猛将,拦着去路。此时众蛮兵心胆俱落。塞鸿抬头见那将生得豹头环眼,紫脸狮鼻,威风凛凛,手中拿着两柄大铜锤,喊声如雷道:“蛮丫头,我在此等候多会,怎么这时才来?快些下马同我回去,省我动手。”塞鸿大怒道:“休要混言!你欺我是败兵之将吗?”催开马,迎面一刀。冯富笑道:“来的正好!”举起铜锤往上一隔,塞鸿两手发麻,将一杆大刀丢在九霄云外。冯富挂下锤,一伸手抓住塞鸿丝绦,轻轻提过鞍来,抱在怀里,笑道:“蛮丫头不要害臊,同我回去自有好处。”塞鸿此时身不由己,闭目待死而已。

  冯富领着兵将飞马回营。宝总领正望捷音,听说冯富已擒住塞鸿,心中甚喜。只见冯富上帐缴令,宝总领慰劳一番,命紫萧登记功绩。冯富道:“那蛮丫头现拿在营外,请令定夺。”

  总领吩咐带上帐来,中军官答应,立将塞鸿推上帐来。塞鸿见军容整肃,中间坐一位女将军,生得千娇百媚,赛过月里嫦娥。两旁站着七八个美貌女将。背后一字儿排着无数女兵,都是明眸皓齿,装束美丽。下边两旁站着几员猛将。塞鸿瞧着赞叹不已,朝着帐上立而不跪。

  宝钗道:“你是败军之将,既被生擒,为何不跪?”塞鸿道:“我乃蛮王之女,兵败被擒,有死而已,不能屈膝求生。”

  宝钗道:“尔蛮王并非天朝封立藩国,乃化外自称之王。今与狗贼抗拒天兵,乃有罪之叛贼。尔父擒至营中,亦须匍匐受戮,何况于你!本总领颇有怜你之心。你若倾忱降顺,父女帮助天兵,将狗贼全行剿灭,求大将军奏知天子,封尔父为酋长,富贵家业可以子孙世守;若迷而不悟,是自取灭亡,断难宽耍顺逆生死机关,你各自各儿拿定主意,休要后悔。”塞鸿见话很有理,想:“那狗王反复不定,难以相处。看天兵气象雄壮,料我们亦不能抗拒。倒不如降顺,还可以保全富贵。”心中想定,向上双膝跪下,说道:“塞鸿情愿降顺,求将军留在帐前驱使,我无面目回归蛮洞。”宝钗道:“你是真心诚服,还是暂且强降。”塞鸿叩头道:“我在蛮方向有英名,今带兵一千名全行覆没,即不被擒,我亦自杀。今蒙将军慈爱,怜我不死,终身愿执鞭蹬,并无二心。”宝钗大喜道:“南蛮性直,如其心服,断无更变。”吩咐解去绑缚,塞鸿感激涕泣拜谢。

  宝钗将他叫至面前道:“你今诚服,就是我一家之人,从此待你并无二意。但你与我们臭味不同,到底不能合式。我今有个两全之法,刚才擒你之人,乃我营中一员猛将,未有家室,我为月老,替你们成就姻缘。帮我打仗,彼此俱无疑忌。”塞鸿满面通红,低头不语。宝钗知其已允,说道:“将来见你父亲,说明是我作主,与你无碍。”叫冯富上帐,吩咐道:“我为月老,将这段好姻缘先酬你劳绩。”冯富连忙拜谢。宝钗令男女诸将,用军中鼓乐送他二人回营去成亲。一面差人知会节度诸将,在冯富营中送亲。欢乐一会,各自回营缴令,让他二人成其美事。

  宝钗同海珠、秋瑞、掌珠、汝湘、九如、紫萧、芳芸姐妹们,这晚在营中仰观天象。宝钗叹道:“斗柄东指,不觉春又回矣。”秋瑞指道:“罡星临于太白,不出十日,有一场大战。”

  汝湘、九如道:“贼星乍明乍暗,光色青而有刺。其中有邪术伤人之贼,很有留心。”宝钗指道:“将星光芒直射贼营,河魁缠于箕毕摇摇不安,贼人不久倾巢而至矣。”掌珠、紫箫道:“粮饷转运甚艰,目下正是军情紧急,还须多设连营,便于转运。”宝钗道:“前日桂三舅向二叔叔曾禀知元帅,多添几处粮台,想来定能接应。”姐妹们议毕军情,回帐歇息。

  次早,冯富夫妻上帐叩谢。塞鸿道:“昨有百余名情愿同死的男女蛮兵,见我已投顺,伊等亦十分欢悦。意欲差几名回去,说我父亲设法拿住狗王,将功赎罪,请总领示下。”宝钗道:“很好,你作速知会父亲,带兵去抢狗贼巢穴,使他首尾不能相顾,就可一举而得。有咱们天兵救应,叫他只管放心前去撕杀。”塞鸿答应,回营去写家书,差人回去。

  松节度见残冬已过,正是初春天气,连次催令进兵。无如蛇盘岭险恶非凡,关上守的水息不漏。冯富夫妻同松寿、孟瑞麟几次冲将上去,俱被强弓硬弩射了下来,倒伤了些人马,又无小路可以偷过关去。不觉守过两月,宝钗们十分愁闷。

  这日,正商议计策,忽闻关上炮声不绝。令精细探子前去探听虚实。不多一会,回来说道:“关上新到了一个贼目,名叫狗宝。今日祭旗犒军,明日开关打仗。”塞鸿上前禀道:“这狗宝乃狗王的族叔,生得相貌凶恶,力大无穷。腹中炼成一块宝石,能于呼吸打人,百无一失。亦且刀箭不能伤他,还有邪术能驱使凶恶猛兽冲营拒敌。官兵难以抵当,以此屡战必败。狗王全仗此人,敢于作乱。若将此人杀去,那些狗兵不足惧也。”宝钗道:“你有何良策,可以避他的邪术?”塞鸿道:“狗性好淫,狗宝犹甚,到处抢掳妇女。明日出战只须女兵在前,我现已改天朝衣饰,他并不知我是蛮女,明日我领兵去打头阵,众姐妹轮流去战。只要制住他冲前猛兽,可保无事。”

  宝钗道:“猛兽临阵,我自有计破他。”随令秋瑞、海珠等将带来之红油板箱五十只取出,令松寿、桂堂挑壮丁五百名,藤牌手五百名,将红板箱五十只取去,如此这般办法。令掌珠、紫萧、芳芸、九如领徐忠、周惠等三百名家将,全用神弩,见贼兵冲出,先射退贼人枭势。令孟瑞麟等一班女将迎敌狗宝。

  令包勇、冯富在中军护卫,听候临时调遣。调各偏将在四路截住贼人去路,令松元帅调各镇将督同剿杀。

  不言大营中遣将之事。次日清晨,狗宝分三路人马杀下关来,其势勇不可当。离大营不远,摆开战常狗宝眼若铜铃,尖嘴缩腮,左右獠牙如锯,面若虎斑、白眉赤发,手执五龙钢叉,身披番锦连环甲,骑一匹四不像,十分凶恶。左右几十名贼将,都是奇形怪状,瞪着眼看那大营。只听大炮连声,见大营中拥出五色云山五座,齐至阵前,端然不动,上面黄烟滚滚。

  狗宝甚觉惊疑,正看之不已,一声炮响,忽然一队人马喊杀而至。

  狗宝忙将背后一面青旗拔在手中,向左右连展数次。众贼将往后一退,只见马脚下卷起一阵风沙。忽然跑出无数奇形猛兽,一直抢过阵来,官兵瞧见退入阵门。狗宝领着贼将一齐冲杀过来。只听号炮齐响,五座云山从空而降,俱变而为五彩狮犭孔,张牙舞爪,口吐黄烟,身上铜铃响如狮吼。那些猛兽瞧见惊慌,返身冲回本阵。狗兵拦挡不住,让开野兽,发喊冲杀过来。

  大营中又是几声号炮,松寿、桂堂领五百名藤牌手滚出阵前,尽砍贼将马足。接着掌珠们统领三百名家将,奋勇向前,齐发神弩,射倒贼兵不计其数。狗宝领着贼将,犹如疯狗一样勇不可当,被珍珠、宝书们几员女将挡住,杀得尘沙滚滚,地暗天昏。桂堂在左,松寿在右,各当一路。贼兵喊杀连天,愁云黯黯。桂堂正杀的有兴,忽被那逃散的野兽在阵中冲突,官兵大受其累。

  桂堂心中想道:“我丈人留下的那柄蕉扇,奉母亲之命,叫我临阵时揣在怀中。何不取出向这野兽扇他一扇,看可有些应验。”想毕,在怀中取出,向着那些野兽尽力一扇。霎时间马脚下卷起一阵黄风,冲入阵中。看那野兽犹如被驱一样,聚在一堆,向那些狗兵狠为咬嚼。桂堂大喜,使劲连扇几扇,只见飞砂走石,如雨点相似,专打狗贼。官兵乘势奋力大杀。松寿挡杀右路狗贼,正在酣战,忽被几阵狂风将奔散之野兽吹来一处,冲咬狗兵。松寿瞧见,心中大喜,枪挑剑剁,尽力畅杀。

  此时,狗宝在中路,被女将们围住狠战。左右狗将已杀的七零八落,所剩无几。狗宝虽甚悍勇,难敌四员女将,更兼珍珠两臂有千斤之力,一条枪逼的狗宝招架不迭。心中着忙,顾不得这些美色,口中吐出宝贝,迎面打来。珍珠抬头见冰盘大的一块五色毫光对面打来,忙将身子往左边一闪,只见肩背上透出一道绿光,将那块宝贝托住,从肩上飞流过去,并未打着。

  原来珍珠身上将梦中所得的蕉叶护肩衬在甲里,以此邪宝不能落在身上,心中甚觉惊喜。狗宝见宝贝不伤女将,十分惊怪,忙收回咽入腹中。正在出神,不防被珍珠连发出五枝神弩,射中咽喉,幸炼有邪宝,不致伤生,忙同几个狗将杀开一条血路,败上关去。众女将紧跟追杀,喊声震天。那些狗兵见主将失利,俱皆乱窜。

  桂堂正四路赶杀,忽见狗宝逃败下来,随撇了狗贼纵马过去,举起画戟当胸就刺。狗宝叫声”不好”,将身一扭,肩甲上搠了一个透明窟窿。众狗将抵死护救,正在危急,忽然关上冲下一支狗兵,前来救应。狗宝瞧见,心中大喜。原来是他老婆雪赛花,领着九个儿子雪狼、雪狈、雪犴、雪狴、雪狺、雪犭豪、雪狸、雪猛、雪?^等,一齐下关救应。九子中惟雪犭豪又名神獒,最为凶恶。让狗宝逃上关去,母子十个将桂堂围祝并力攻杀,若非桂堂神勇,竟难招架。

  却说松寿见珍珠姐妹追赶狗宝,被关上冲下一队贼兵将官兵围住,势如蜂涌。松寿忙下牲口,命家将收紧肚带。自家身上盔甲整束妥当,手执银枪,跨上雕鞍,领着几名家将杀进重围。那些狗贼就如割草削瓜一样,但凡遇着他,想活的就少。

  杀进围去,见一名悍将敌住宝书,松寿放马上前,大喊一声,犹如起了一个霹雳,那个贼将骇了一跳,招架不及,被松寿一枪刺下马来,家将们枭了首级。宝书指道:“同咱们去给桂兄弟解围。”松寿点头,一同杀上前去。桂堂见姐妹弟兄俱到,心中大喜,抖起神威,一戟刺去,只见鲜血直喷,翻身落马。

  不知刺中是谁,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