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评论

景福堂合欢旦节 如是园庆赏元宵

红楼复梦
0 136

  话说松寿们正要回家,忽闻人声喊叫,火光烛天。弟兄五人带着家人、小子飞奔前去。原来是人家送神烧纸,遇着醉汉,烧着了他的灯笼,因此相争打架。松寿上前将他们劝慰解和而散。

  弟兄回到宅里,祝母业已安寝。柏夫人们俱守岁看牌相戏。

  各姐妹们都分三四桌,在景福堂掷状元筹、打围欢笑。松寿、桂堂、柳绪同鞠冷斋、梅香月领着几班子弟们吹歌唱曲,饮酒作乐。那文、何各位师爷、清客们呼卢掷采,十分热闹。各家小子两宅中赌放鞭炮,震声连络,通宵不绝。真写不尽那富贵安乐景象。

  元旦黎明,两宅中俱齐集伺候。祝母是一品太夫人公服;柏夫人、荣国贾夫人均一品冠带;桂府金夫人、贾府宝钗武烈夫人是二品冠服;桂夫人三品诰命;柳太太、薛姨太太、石夫人俱是五品状带;科瑞、紫箫、海珠、掌珠、九如、珍珠、汝湘、芳芸、冯佩金、薛宝书、孟瑞麟是四品冠带;探春、芙容是六品封典;鞠、竺两太太、蟾珠、友梅、彩芝俱是七品冠服;梅姑太太、文湘、玉书婆媳是六品状元妆扮;修云、巧姑娘、白飞云是金吾四品公服;陶、李两姨娘亦是六品安人。两宅中姑娘、媳妇们有功牌的俱穿公服。其余各俱妆扮美丽,连打杂的老妈们也都里外新鲜。真是一人有福,连带满屋。

  却说祝母前面照着四对明角官衔灯,一对沉香提炉;后面跟着多少姑娘、媳妇,来到六如阁拈香拜佛。见观音座前一切花果、斋供、香烛无不洁净光彩,心中甚为欢喜。跪在地下,极尽虔诚。祷拜一会,随到致远堂拜祖。见家庙中香烟茂盛,酒供整齐,赶忙恭敬拜谢祖宗默佑。行礼已毕,对柏夫人、桂夫人道:“探姑娘料理六如阁、致远堂两处斋供,极其整齐洁净,令人可喜。将我的分例钱内,送一百银子与探姑娘,酬其诚敬。再赏三十两给承办两处的姨娘、丫头、媳妇们,奖其妥协。”柏、桂两夫人答应。探春上前说道:“蒙老太太怜惜,得以长在慈帏,吃着不了。应办之事,有何功赏。”祝母笑道:“我家自你管总,省了多少气力。你二婶子就像得了宝贝一样,实在可喜。”柏夫人道:“请老太太到景福堂拜年。”祝母笑道:“罢呀!咱们说句儿就算了,不用磕头。”梅秋琴道:“咱们内外大小都托老太太的洪福,一辈子俱沾着荫庇,像观音菩萨保佑了一年,也不该磕个头儿谢谢吗?”石夫人们笑道:“大姐姐说的话一点儿不错。”

  祝母们一路说笑,来到景福堂。先是王夫人、薛姨太太、笠、鞠太太、金夫人、柳太太拜年道喜;接着柏、桂、石夫人、梅姑太太磕头;宝钗探春为首,领着松寿们及海珠众姐妹,围着老太太跪了一地。祝母只是笑不住口。还望见众人裙后是定哥儿、闰姑娘、慧哥儿、寄生姐弟几个磕头。众人拜完之后,查大奶奶率领姑娘、媳妇们,都在院子里磕头道喜;查本、槐荫、徐忠、赵禄领着两宅家人、小子,俱在院子里磕头。祝母吩咐抬过四条盒赏封,外面交与两宅管门家人;里面交两处垂花门,按职事大小分赏。梅白、鞠冷斋同文、何诸位师爷进来拜年;祝母往贾、竺、柳、鞠、桂各位夫人、太太院里回拜道喜;梦玉诸弟兄各去拜年道喜;太太、奶奶们亦分路各去拜年,彼此往来不绝。自初三起,摆新年春酒,内外请客。至亲好友家俱来相请,幸而祝府人多,分开应酬。只苦了王夫人们往来不及。

  转眼之间,不觉是灯夜。内外争奇斗巧,处处是灯。探春吩咐内外灯棚下,俱摆设精细果碟,款待看灯男女亲友。将各班子弟清吹、十番、南词、八角鼓、像声儿、说平话、鼓儿词、莲花落,间段位置。两宅中灯如明星朗月。宝钗、修云、彩芝、九如四人在富春阁设灯虎儿,摆着多少名香嘉果、荷包锦绣、各样精美之物,有打着灯虎的,照样奉送。梦玉们在意园内亦设灯虎,各显才情。祝母吩咐请各家男女亲友看灯,连不认得的,只管同来。两宅中只听儿啼女哭,呼娘觅姐之声。

  梅香月请老太太到意园看鳖山。祝母不可拂众家人之意。

  同着王夫人们在怡安堂灯棚下,见尽是各样挂灯。有班女清客打十番。景福堂一架大红纱百寿图灯屏,中间挂着一架白花九莲灯,做的精工细巧,两旁摆着十二座花盆灯。左边一架平安如意,右边一座五福呈祥。四壁上又是各样奇巧纱灯。卷棚下灯俱挂满,一班小子弟打着锣鼓。

  六如阁、致远堂门首俱是灯架。垂花门口一座灯牌楼是龙门跃鲤,垂花门左右一直接到忠恕堂,挂满五色明角灯。忠恕堂一架素玻璃朱砂篆百福图灯屏。中挂一架五蝠捧寿灯,四面俱挂着双连长穗各样玻璃灯;左边是太师少师灯;右边是丹凤朝阳灯;又兼着好些杂耍灯。院子里也是灯棚,五色绚烂。下面一起南词,正唱着《双封诰·打草鞋》这一回书。

  祝母们来到恩锡堂,见是一架百纱百花图灯屏。中间挂着一架百花篮,四面左右尽是各样花灯;两旁摆着一十三位花神灯,都有三尺多高,十分精巧。梅白请老太太们饮茶歇息。灯棚下清吹奏乐。祝母略坐一会,男亲女戚应酬不了,竟往崇善堂来。见是一架隶书玻璃屏。四面挂的十景纱灯;两旁尽是杂耍灯。

  祝母们站在卷棚下直望见敬本堂、春晖堂如火龙一样,明光闪烁,锣鼓喧阗。只见意园门首一座灯牌,走进园门,见老人石前是秋千灯;竹径旁插着一溜儿荷花灯;有竹山房摆着一架船灯,做的精致细巧。看过春水阁、小米山堂、香雨斋各样新巧玩意,十番锣鼓。到玉树堂,设着一架鳌山灯。原来是全本《西游记》,那些妖魔精怪,做的十分活动。祝母们叹赞不已。众家人请老太太同夫人们坐在鳌山灯前,摆设酒果。家人、小子同各班子弟扮的秧歌灯、走马灯、狮子灯、钟馗灯还有两条龙灯,都在玉树堂前往来跳舞,锣鼓之声不绝。

  祝母见男女亲友挨挤不开,不便久坐。同夫人们又一路看灯出来。走到小米山堂,见一堆人围住,不知是个什么好灯。

  秋瑞笑道:“梦玉们的灯虎儿,倒比咱们那儿热闹。”秋琴道:“谁过去瞧两个来,咱们猜。”桂夫人差老家人过去请众位爷们暂开一边,同老太太们见一架白纱小灯屏,贴满的纸条儿。

  松寿、梦玉、柳绪、桂堂、梅春笑嘻嘻摆着多少果品、笔墨等物。秋琴见宾客甚多,不便细看,略看了几条儿是:春城无处不飞花古人名一个。送绣包二对。

  相士

  《史记·滑稽传》一句。送彩绫一端。

  天师

  《书经·周官》一句。送彩笺四盒。

  花落一溪春水香

  《四书》一句。送梅花二盆。

  云心水心

  《中庸》一句。送端砚一方。

  必也射乎

  《庄子》一句。送锦段一端。

  佛

  陶诗一句。送名香十匣。

  孙悟空到任

  《礼记》一句。送嘉果一盒。

  未能免俗

  《孟子》一句。送绣帕四方。

  厩焚

  古人名一个。送珠灯一座。

  半世劳苦,半世安逸,明珠点额,即为上客。

  用物一件。送宫锦二端。

  祝母们看了一会,点头笑道:“难为他们,倒有意思。咱们猜着了,香果都要加倍。”说毕,同夫人们转出意园,吩咐由敬本堂、春晖堂一路看灯,走到西宅里去。各家人赶忙伺候。

  老太太们春晖堂上轿,秋瑞们都走如是园到西宅等候。

  却说祝母见两宅大门前俱搭着灯彩牌楼,围墙边全是灯架,来到西宅茶厅下轿,站满是人。众夫人同老太太到敬本堂,见灯屏、挂灯尽是五色堆花,各样精巧款式。元宵锣鼓,连着敦礼堂的清吹。院子里灯棚灿烂。敦礼堂一架建珠松竹梅的灯屏,四面尽是珠灯,两旁各色杂耍灯。刚转到诚乐堂院里,见郑、汪、周、陆、顾诸位太太同海珠们出如是园来。柏夫人笑道:“亏他们会走,倒赶上咱们。”一同到诚乐堂,见满堂俱是扇面灯。一架玻璃扇面屏,画的全本《西厢记》。诸位太太们甚为称赞。同祝母到五桂堂来,因五桂堂尽是书籍,不便挂灯,院子里五株大桂树,枝干茂密,难搭灯棚,就树上高低大小挂些杂耍纱灯。走夹道至宝墨堂,灯棚下唱摊黄。宝墨堂是一架红纱打子儿花鸟人物灯屏,四面是方圆长扁各样绣花;左边一架八仙过海走马灯,右边渔樵耕读走马灯。卷棚下十番锣鼓。

  祝母来到荫玉堂,只见五彩光亮,笙歌嘹呖。荫玉堂里当中设一座海市蜃楼,四面尽是鱼鳖、虾蟹各样水族,精工奇巧。

  柏夫人同探春们请祝母坐下,用茶果点心。玉堂班子弟们舞了一出灯戏。祝母见人过多,不便久坐。进垂花门,见宝书堂也是玻璃百福屏,四面挂着六方玻璃连环结穗灯;左右摆十二座散花灯仙女灯。听卷棚下小子弟们唱两套清曲。又往贾太夫人院里,同柏夫人安和堂各处坐谈一会。仍走诚乐堂,进如是园,一路摆着八蛮进宝灯。凡有亭台楼阁,上下皆灯。山子石边刘海戏蟾灯。秋水堂是姑娘们鳌山灯。祝母同夫人、太太们见上面是各样杂戏,见那些武松打虎、长亭送别、僧尼相会、水漫金山,人物水怪十分生动,还有那武大郎搬家、摇会吃醋、打棒、顶灯、化缘和尚,祝母们看的十分欢喜好笑。众姑娘、媳妇们摆设酒果,请老太太、各位夫人饮酒赏灯。女清客打十番清曲,直至半夜。

  祝母劳乏,要去安歇。各位夫人、太太都要送至介寿堂。

  走过富春阁,见太太、奶奶、姑娘们围了一大堆,不知是看什么。石夫人道:“修姑娘们的灯虎儿,比外面又热闹。”祝母笑着来到面前。众人分开让老太太看灯虎,也是一架白纱小灯屏。桂夫人、梅秋琴见贴着多少纸条儿,随便念道:

  瘦来偏觉旧衣宽古人名一个。送名香十匣。

  花开不香,颇称吉祥,善为用者归于藏。

  用物名。送金桔一盘

  学生

  《书经》一句送古墨二匣。

  懒和尚遇着鬼头风

  《礼·乐记》一句。送金莲灯一架。

  生长作客

  《易·篆》一句。送水仙花四盆。

  唐明皇拉着杨贵妃

  《孔子家语》一句。送绣巾二方。

  亲老不知儿去向

  《礼记·檀弓》一句。送十锦荷包一匣。

  木铎

  《楚策》一句。送锦纱二端。

  小裁缝执斧子

  《老子》一句。送十锦香二盒。

  医生

  《史记·韩安国传》一句。送古砚一方。

  驹鸣芳草地

  《文绚魏武乐府》一句。送宫锦二端。

  孙

  古人名一个。送花炮十匣。

  官人郊外被人欺

  《韩子·说难》一句。送龙井茶十盒。

  歌

  《吴越春秋》一句。送锦缎二端。

  徐行后长者

  《庄子》一句。送古墨十笏。

  樵夫请客

  欧文一句。送鲜果一盘。

  二人含笑读韩碑。

  陶诗一句。送彩笺十帖。

  五柳先生不在家

  《诗经》一句。送花露四瓶。

  胸怀开豁

  《列子》一句。送宫扇两柄。

  落叶

  《史记·相如传》一句。送名香十匣。

  独在江干伴水眠。

  药名一个。送秋梨百枚。

  骚人

  《诗经》一句。送美酒二瓶。

  夏虫不可以语冰

  《中庸》一句。送锦屏一架。

  志在千里

  《楚词》一句。送锦缎二端。

  格其非心

  《大学》一句。送色绫二端。

  花重锦官城

  《孟子》一句。送佛手一盘。

  生成色相难凭梦

  花名一个。送名香四匣。

  瞎子游春

  唐诗一句。送金花一对。

  或《诗经》一句。送彩灯四挂。

  瞎子唱大花面

  俗语一句。送福果盈百。

  祝母听桂夫人们一路念来,笑道:“别念了,我猜着一条儿,混说是不是,’瞎子唱花面’,可是’眼不见为净’?”

  宝钗们一齐道:“老太太真猜的不错。”赶忙送过一百个两大盘通红福桔。祝母见猜着了,不觉大喜。石夫人道:“‘瞎子游春’,不知可是‘处处闻啼鸟’?”修云们笑道:“一点不错。”送过一束彩笺。

  祝母笑道:“咱们娘儿两个猜了两个瞎子。赶着去罢,别耽搁人的工夫!”吩咐宝钗姐妹不必相送,一路看着灯,出了如是园。怡安堂甬道上挤满是人,听说像声。芳芷、枣桂、凝秀、集瑞四堂门首俱有个小灯架,各派媳妇们管住,不叫闲人进去。

  祝母因看灯劳乏,回介寿堂安寝。柏夫人同贾府王夫人拉着柳太太、郑太太们回安和堂饮酒,听八角鼓儿。桂夫人、石夫人同桂府金夫人邀了顾四太太同几家太太,姐妹们在怡安堂赏灯,听南词。梅姑太太同些奶奶、姑娘们依旧去打灯虎儿。

  其余本家亲友奶奶们听其自便,随处看灯饮酒。海珠姐妹带着照应陪客。各堂姑娘、嫂子们各人加意照管陈设铺垫。垂花门派了二三十个强壮嫂子往来灯棚下,照管各处花灯、火烛。锣鼓笙歌连宵达旦。十四晚上,男女亲眷更多。祝母在介寿堂同几家至亲老太太们赏灯,听八角鼓。柏夫人们各人应酬照应。

  次日十五,元宵佳节。一早都到介寿堂请安贺节。祝母分赏元宵、果品。宝钗请老太太晚间到箭厅看烟火。珍珠、海珠众姐妹公分请老太太在景福堂看演灯戏。祝母笑道:“真叫我为难。又看放盒子,又要看灯戏,一个人那儿分得两处。这样罢,今晚上来看灯的亲友过多,灯戏未免热闹,我竟白日里领孩子们的情罢。不用点灯,演几出儿就算了。晚间领宝姑娘的罢。”

  石夫人道:“老太太见的不错,景福堂演上灯戏,那儿还站得下一个人。昨晚上宋六奶奶挤掉一枝珠钗,董二姑娘不见一枝金耳挖,顾二姐姐掉了一枝嵌珠翠蝴蝶。还有几个不知掉了些什么。本来人多照应不到。”珍珠道:“那些小姑娘、小爷们满屋子乱串,跟出来的丫头、老妈比小绺儿还灵便。修姑娘们摆着灯虎儿,刚一回身,不见了一盘子秋梨,真好本领。

  不亏宝姐姐派孟瑞麟、冯佩金、薛宝书三姐妹带着能干姑娘、嫂子们不住腿的往来巡缉,一定像老太太那年大庆,不拘什么要偷一半点儿去。”

  紫箫笑道:“昨晚上,不知是谁家的一个小子,也有十八九岁年纪,挤在六如阁前,在娘儿们空里看灯,不知怎么叫孟大姐姐瞧见,一巴掌打的滚出垂花门去。”祝母道:“孟大姐姐们尚且照应,岂有咱们家的倒安坐之理。”派珍珠、紫箫、汝湘、秋瑞出过兵的丫头、媳妇小心照应巡察,不许内外混乱。

  再探春同姨娘们管理两宅事务,亦未免过劳,着芳芸、九如、友梅、芙蓉帮同照应。桂夫人答应,各去知会。

  祝母早饭已毕,同诸位夫人们至景福堂听戏。一直到上灯时候,见各亲友们在家赏过元宵,都来看灯。凡灯棚下,俱摆着酒果款待。两宅又皆挤满。彩芝们灯虎儿分外热闹。祝母来到怡安堂,听见看灯人赞叹不已,问道:“今日又添了什么好灯?”桂府金夫人道:“白飞云做了一架封神传走马灯,实在精巧,不拘是谁也巧不过他。”王夫人道:“他的心思巧妙,自然与众不同。人也有趣,真是三妹妹的帮手媳妇。”金夫人笑道:“堂儿的福气,又娶个仙女。”祝母道:“彼此救命,报应丝毫不爽。这就叫与人方便,自己方便。”祝母一路说话,见飞云走马灯摆在秋水堂,约有一丈多高,二丈多阔,一部封神传全在上面。果然生动活跳,比鳌山灯分外精巧,似非人工所能制办。祝母同夫人们大喜,点头夸奖,惊动两宅看灯太太们都来观看,一会人如山海。

  宝钗们赶热闹,请老太太到箭厅看放烟火。冯佩金挡住外人,一个不放进来。箭厅上是宝钗供应铺设。面前搭着彩牌楼,对面离半箭远是盒子架。先在两旁放了些金盆捞月、五子连科、流星赶月、三打金弹、刘海撒金钱、遍地锦、天女散花、滴滴金、大泥花各样花炮。放毕接着点放盒子,只见公侯万代、瓜瓞连绵、百子千孙、满架葡葡、万里封侯、连珠挂屏、九莲灯,放了好大一会。末了儿是孙悟空大战火云洞,一窝蜂花炮流星十分热闹。祝母大乐,将伺候的丫头、媳妇俱各放赏。

  时正皓月当空,清光照满乾坤。满城锣鼓,歌唱欢呼。花炮之声,不绝于耳。祝母对柏夫人们道:“国家洪福齐天,遍于宇宙。我家世受国恩,享此太平景福,须知有生之年,皆出自朝廷恩赐。务要嘱吩子孙,公正廉洁,极图报效,庶不负祖父报国之心。”柏夫人们答道:“老太太吩咐甚是。二兄弟说,军需奏销现已完竣,三四月间进京谢恩供职。就是梦玉告假回家祭祖,二月初间已半年假满。老太太吩咐他进京供职,不可在家偷安。寿哥儿们也要进京当差,不能耽搁。”

  王夫人道:“兰哥儿择于二十外动身。先去将刘大人宅子收了回来,顺便收拾,等着梦玉们进去,省了费事。”祝母点头道:“很是,就叫兰哥儿先去料理。梦玉同寿哥儿们随后起身。海珠姐妹二十个,我本来叫他们都去,又想着跟前走个精光,未免过于冷落,竟去一半,留一半,定下一年一换,两边都热闹。就是柳太太,我留在这儿作伴,老姐妹们很有个趣儿。让孩子们去做官,薛姑娘、冯姑娘、五福也轮换着在家服侍婆婆。只有桂三太太娘儿们都全要同去。修姑娘、巧姑娘、白姑娘总得留下一个,在这儿同海珠姐妹们换班。魁儿的媳妇亦留下一半,彼此都常来常往的见个面儿。不知我这主意可还使得?”

  王夫人们一齐说道:“老太太吩咐的一点儿不错,竟是这样办罢。”宝钗道:“二月初六日是黄道上吉日,出行最好。玉兄弟定了初六叫他们起身,不许更改,须得老太太吩咐他们才好。”祝母点头道:“过了烟九儿,我命他们收拾起身,谁还不依。海珠姐妹将应去应留斟酌停当,开个单儿给我瞧瞧。”

  珍珠、海珠们齐声答应。祝母说毕,同众位夫人离了箭厅。

  如是园中人还未散。见余府上的六姑娘跟着两个丫头,提一盏绿珠穿的莲花灯,见了祝母笑道:“打着彩姐姐的灯虎儿,我要他这盏珠莲灯。”秋琴问道:“你打着那一条儿?”余姑娘道:“我打着了他的‘医生,《史记·韩安国传》一句’,是‘通方之士也’。孙四姐姐打着‘歌字,《吴越春秋》一句’,那真难为他,是‘声可托于管弦’。你家魁大哥打着‘徐行后长者,《庄子》一句’,是‘夫人步亦步’。”秋琴道:“还有谁打着?”余姑娘笑道:“孔大嫂子打着‘唐贵妃,《家语》一句’,是‘被衮而执玉’。其余谢大姐姐、魏二嫂子们也都打着,不知是两句什么,我不知道。”祝母们一路说笑,往灯棚下出了园去,吩咐宝钗姐妹各去赏灯。柏夫人们同到介寿堂,伺候老太太安寝毕,各去应酬亲友。热闹一宵不歇,内外笙歌锣鼓。

  松寿弟兄五人同诸亲友们不分昼夜庆赏灯节,一直闹过烟九,内外收拾花灯。梦玉们接着家信,知道桂侍郎们报销完结,起身进京面圣供职,顺便回家祭祖省亲,赶忙进来回知祝母,举家大喜。柳太太也接着冯富的家信,说同包勇将房产、田地、坟墓俱已整顿妥当。定国公也有信给松寿,催其进京供职。祝母听了各家书信,吩咐众人收拾起身。海珠送上分班进京名单,祝母看了点头道:“就是这样,很好。”不知那单上开着先去的是那几个,且听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