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评论

验神数珠还合浦 争奇胜衣出天孙

红楼复梦
0 139

  话说祝母见海珠单上开着先去的名单是:彩芝珍珠秋瑞掌珠友梅芳芸桂堂带修云、白飞云;柳绪带宝书、五福;梅魁带文湘、翠翘;松寿带瑞麟、雁书。祝母点头道:“很好,就是这样。”

  各去收拾,打点起身。

  只见梦玉同贾兰夫妇,带着书带进来请安道喜,祝母大乐道:“仔吗的不来看灯热闹?”贾兰道:“亲友们拉着饯行赏灯,母亲同琏二婶子都留在家里过个灯节,不能够来。因接着珍大爷的书子,说刘尚书将宅子业已交代,必得先去收拾料理,等着玉大叔们进来好祝我不耽搁,明日就走,留三多在家伺候母亲。”祝母笑道:“好孩子!你耽搁一天,也叫你媳妇回家去歇歇。”兰大奶奶道:“我见过老太太,这就家去。赶明日下半晚儿开船。”祝母见为日无多,不便强留,吩咐今晚先给兰哥儿接风,明早给他夫妇饯行。探春答应,忙去四堂知会。

  贾兰夫妻谢过赏,下了介寿堂,往各处请安。末了儿到王夫人萱苏馆,祖孙们叙谈一会。

  王夫人吩咐道:“祖宗汗马荫及子孙,须要爱惜,尽心图报。别像赦大老爷,将个世爵糟掉。幸国恩逾格赏给咱们,实难报效。荣府旧第,弃而复得,虽是梦玉出银,与我家回赎一样。叔侄们同住一家最为热闹,总宜恭敬和好。我家贾氏宗族穷苦者多,我出京时因限于力量,不能遂族人之意,至今念念。

  你将来务须像我在京一样,不时照应。听见瑞哥儿这房更消败不堪,我很惦着。还有尤二姐的坟墓,当年琏二叔听凤二婶子说话,不敢大葬,随便做了个土坟。那几年是我照应,这会儿谁去管他。你到京瞧瞧,给他收拾妥当。铁槛寺老和尚虽是身故,到底是咱们家的香火,吩咐他徒弟大昌整顿住持,不可坏了规矩。馒头庵也照旧给他月米钱粮。就是咱们家出去的丫头、媳妇,还有那些穷苦旧街坊,也照应些儿,叫他们说声好儿,也是有趣。”宝钗道:“我没有别的嘱咐,总照着太太的说话,一点儿不错。”贾兰夫妻连声答应。宝钗道:“让他们到丈母家去说会子罢。”

  贾兰们辞去,拜亲会友来转不及。书带是各堂同事姐妹给他饯行,热闹了一夜。次日祝府饯行,连江府上及顾四太太诸家亲戚请来,叙会送别。梦玉们因见面不远,催他起身。倒是王夫人宝钗颇有分离之感。贾兰夫妇二人含泪拜别。

  各家亲友刚送去贾兰,接着给梦玉们五弟兄饯行。宝钗对海珠道:“连日风景融和,春光艳丽,娇花芳草芬芳悦目。我同你们这几个不去的姐妹给他们饯行,作斗草赏春之会,竟择定初三,回过太太将那天让了咱们罢!不知你意下如何?”海珠大喜道:“今年节气早,这几天已是二月天气,正是艳阳风景。初二点土地灯,是内外家人小子、姑娘嫂子们请老太太同众位太太们,带着给五位爷同去的奶奶们饯行。咱们去回老太太,竟是初三倒也罢了。”姐妹两个来见探春,商量已定。往介寿堂回明老太太,定了初三作花会,斗草为乐。

  梦玉们连日昼夜不空,每日两三处饯行饮酒。到了二月初二,两宅挂土地灯,唱戏敬神,闹了一日一夜。次日初三是宝钗们公分。一早请安之后,都到如是园斗草欢乐。彩芝道:“今日斗草,各出奇物相斗取胜,以无者为输。”珍珠道:“彩妹妹说的甚是。咱们各去搜寻思索,总以不同为贵。”众人依允,各去寻奇索胜。探春道:“虽是以奇为胜,但眼前花草到底是个正文章,也须各带一枝应个名儿。”众人应允。

  构玉同梅春几人拉着姐妹们高歌唱曲,也有带着丫头们满园去寻花问草。宝钗珍珠、宝书跟着几个姑娘,在那山子石上穿来串去,见彩芝同友梅站在池边并肩而立,弯着身望水嘻笑。宝钗问道:“你两个瞧着水,怎么这样欢喜?”友梅笑道:“宝姐姐你们来瞧,这些金鱼儿都来围着咱们两个的影儿。”

  宝钗珍珠来到池边,探下身去,果见那些金鱼儿围着两个人影游来荡去,摆尾摇头,唼唼不已。宝钗笑道:“古语说尤物移人,你们两个真是尤物。”彩芝抿着嘴笑道:“卿虽怜我,我不怜卿。”举手向池摇了两摇,那一尺五大的宫装香袖,映在水中犹如彩旗一样,将那些金鱼登时惊散。珍珠道:“刚才倚玉,转眼分香。我同宝姐姐可谓两个恶魔。”彩芝笑道:“我同友妹寻花问柳,被这金鱼无意勾留,幸姐姐们来解脱情障。”

  四人笑着来到水云阁,见九如抱着一枝碧桃花,隐几而卧。

  彩芝道:“人面桃花,可称双绝。”宝钗珍珠道:“当年大观园,史姑娘枕芍药睡在石凳上,以为千古雅人;谁知今日又复拥花而卧,可见情之所钟,隔世难移。惟彩妹眼泪稍少于前。”

  友梅将九如摇醒道:“护在斯!”九如欠身而起,笑道:“那里有这些崔郎。”宝钗道:“你怎么一个人睡在这儿?”九如道:“同紫丫头走到这里,他去彩金雀花,我一个坐在这儿,怪困的,正要入梦,被你们惊觉。”

  珍珠正要回答,见紫箫同宝月、飞云、蟾珠、玉书各人拿一枝花草说笑而来。蟾珠道:“芳姐姐掉了一枝珠蝴蝶,这么大一个园子,那里去找?他一定要同丫头们去寻着才罢,这倒是一件难事。”宝钗笑道:“我给他占一卦,看落在那儿。”

  说着,屈起玉指细掐一会,命小丫头去请芳大奶奶来说话,对众人说道:“这件东西已不在咱们园里,总还找得回来。”众人将信将疑。不多一会儿芳芸、秋瑞、巧姑娘一路同来。宝钗对芳芸道:“你掉的珠花已出了园门。快着人去向西南方走,不拘远近,遇水就止。见有戴铁帽子的人拉住不放,自有失物,速去莫迟。”芳芸素服宝钗占卦如神,忙去垂花门吩咐令茗烟依方去找。

  茗烟听说,不敢怠慢,带着几个小子走出大门,向西南走去。不多几远,就是一个鱼荡,想道:“遇水而止。不知那戴铁帽子的是个什么人?”想了一会,对小子们道:“你们留心着,瞧见有戴铁帽子的来,咱们拉住别放掉。”众小子笑道:“人的帽子,再没有铁的,脑袋上那儿戴得祝”内有一个指道:“那个顶着一口大锅,倒像是个铁帽。”

  茗烟抬头望见一人,顶着一个大锅走来。到面前,认得是里面打杂张妈的儿子。心中想道:“莫非就是此人?”上前拉住道:“小张,那儿这口大锅?”那张小二忙将锅子歇下,笑道:“茗大爷在这里看野景儿吗?这是宅里内厨房的大锅。辛大奶奶叫拿出来收拾。”茗烟道:“你腰里拴着这一包儿是什么?”张二道:“是我妈换回家去洗的衣服,瞧个什么?茗大爷是知道的,咱们在宅里走这几年,从不混拿一点儿东西。”

  说着,转身就走。

  茗烟拉住道:“现在宅里失掉点子东西,派我各处寻找。

  你在宅里出来,门上又没有瞧过,谁还说你作贼不成?咱们既遇着,在这儿你将那包袱解开,同你身上都给我瞧瞧,彼此放心。以后有谁冤你作贼,我就不依。”张二道:“在这儿解开,叫人瞧着不像个样儿。谁不知道茗大爷做人好,又和气,你老人家好意思叫我下不来?请大爷到我家去坐坐喝茶。我女人做了一点儿针线,他说要当面送给大爷。他那一天不念两声,请大爷去坐会子,别叫他想成了玻”茗烟道:“多谢你嫂子惦着我,等着闲了去瞧他。别耽搁工夫,解开给我瞧瞧,各人去干各人的,谁有大工夫说闲话。”张二道:“大爷,咱们爷儿们好的什么是的,仔吗要同我过不去?”说着,挣身要走。

  茗烟道:“张二,你好好给我瞧瞧!你要说别的,那不能。”

  张二红着脸道:“大爷,不怕你恼的话,要是瞧不出什么东西来,可是你老人家要下不来,别说我张二不懂交情。”茗烟道:“瞧不出东西,你爱仔吗干就结了。”跟来的几个三小子,不由分说,将他那腰间的包袱解下。张二着急用手来抢,将只大锅跌在地上。众人已解开包袱,见是几件换洗衫裤,中间裹着一个纸包,递与茗烟开看,原来正是这支珠花。

  张二骨软筋酥,一声也不言语。茗烟笑道:“这怎么说呢?算我的不是,咱们到宅里再说罢!”带着小子们转身就走。张二赶忙拉住,跪下磕头道:“求大爷开恩,这都是我妈做的事,全不与我相干。以后我再不给他送东西回家。”茗烟道:“咱们且到宅里商量。”说毕,转身就走。张二无可如何,忙将衣服破锅送回去,到宅子左右来探听消息不提。

  且说茗烟一路深服宝二奶奶神数如见。来到宅里,见查、槐两人,说知其事。查本道:“这是我同槐大爷疏忽。去回老太太,咱们两个自行请罪。”茗烟道:“我且将珠花送进去,请探姑奶奶示下,看是怎么办法。”槐荫道:“也罢。你去,咱们听信儿。”茗烟到垂花门,见周大奶奶备说其事。廖大奶奶道:“探姑奶奶全在如是园。你去见探姑奶奶销差,请示看是怎么办。”周大奶奶们道:“一点不错,横竖咱们总得了不是。”茗烟答应,竟往如是园来。遇着姑娘、嫂子们逢人就问,知探姑奶奶在平台后面小香雪海,陪着周、顾、汪、李、江各家亲戚们的姑娘、奶奶。听见宝钗众人有斗草之会,都约伴而来。探春正陪诸亲姐妹谈诗论赋,见该班嫂子来回茗烟求见。

  探春命他进来,茗烟请过安,递上珠花,将前后情形回了一遍。探春道:“垂花门以内常不见东西,我又不敢叫老太太知道。这会儿真赃实据,若是去回老太太,垂花门这几位大奶奶很要下不来。你去对查大奶奶们说,先将张二的妈撵掉,搜检明白,叫他出去。以后内外门上务须加意留心,再是这样疏忽,我也不能替他们耽代。你就去罢!”茗烟答应,自去传话不提。探春找着芳芸,交代珠花,众姐妹深服宝钗神数。

  此时,彩芝们都齐集富春阁斗草,各出所有,争奇夸胜。

  宝钗道:“咱们挨次而来,各人自报名色,以便公定甲乙。”

  众人道:“宝姐姐说的甚是。那一位先请为首?”彼此推让,谁也不肯先说。彩芝道:“你们也实在可笑,这也犯不上这样推让,好不好横竖总要见人,我就先说。”命贴身姑娘抱过锦囊,彩芝接在手内,解开锦囊横于几上,对众人说道:“此乃嵇叔夜弹广陵散之古桐孙,为琴中之宝,是草木中之极品。今日斗草会上,敬候品题。”又向丫头手中取过一盆修竹,放在桌上道:“这一盆寿星竹与我相伴多年,虽非奇物,但款样丰资与他竹不同,很堪娱目。”众人甚为称赞。彩芝又向袖中取出一株青草,对姐妹们笑道:“点题眼,这是如意草。会中诸人必须点题,无者罚依金谷。”众人俱应。

  海珠取出一物道:“这是同昌公主神丝被,上绣三千鸳鸯。”

  命姑娘们张开,众人见绣着奇花异叶,光彩夺目,甚为称赞。

  海珠递过一枝虞美人,又取出一本草来,报道:“仁寿草。”

  紫箫道:“我这谢安的蒲葵扇,实在是一件古董。这是一枝婴粟花,还有本题的铁线草。”芙容道:“我的桃丝襦,乃桃花枝上野蚕作丝织成。色如绛桃,光滑轻软,能避百邪,乃衣中之宝。”姑娘们抬过一盆绿叶新翠,十分可爱。众人见是岭南的美人蕉,现开着红花。芙容又报道:“这是金钱草。”

  珍珠笑道:“我无奇物,就这王嫱的琵琶同这盆素心兰,很可以入会。还有这枝虎掌草,倒有点雅趣。”掌珠道:“你有昭君琵琶,我有赵飞燕的椰叶席。”命姑娘们展开,只见翠滑光亮,上面织出百花蛱蝶,栩栩若生。掌珠笑道:“不但这是宝贝,还有一盘东陵侯的五色瓜。这是一枝仙人草,佩之可以延年却玻”九如道:“你看我这是太平公主的却寒帘。”命人挂起,见上面百鸟如飞,和风满座,香气缤纷,众人称赞。九如送上夜合花,另又报道:“这是一枝麝香草。”汝湘道:“你们公主请开,看我这潘岳的金雀花,还有鲜于柏机的这盆支离叟。这是题眼灯草。”众人一齐俱笑。宝钗道:“汝湘真是可儿。”

  蟾珠笑道:“你那潘岳的金雀花,那里比得上我这怀素的蕉叶。”解去锦袱,展开手卷,众人见苍碧光滑如锦,上面是唐僧怀素的草书,就如龙蛇飞舞,笔力遒劲。宝钗们赞不绝口。

  蟾珠送上一瓶并蒂兰花,又在袖中取出青草,报道:“这是合欢草。”

  探春道:“我也有一物,不知姐妹们可能识得?”向怀中取出个八宝镶金盒,开盖取出一条乌丝,其色苍黑光亮,粗如麻线,扯开约五丈多长,看着细软。探春命松寿、桂堂在两头使劲扯曳不断。佩金、瑞麟又加在两头,使尽平生之力,丝毫不动。众人深为奇怪。探春笑道:“此乃龙须,非人力所能扯断。”命姑娘们用净磁盆贮满清水,将龙须浸在水内。真是怪事,只见水面上冒起一股清烟,高至三尺,变成白云,渐高渐大。满屋中凉风瑟瑟,大似深秋天气,众姐妹俱觉透体生凉,支持不祝又见那水盆中隐隐似有风雷之声。探春连忙收起,送上一枝杜鹃花,又取出一物道:“此乃蜀中锦带草。”

  孟瑞麟道:“探姐姐的龙须真是奇物。我也有一点东西请教。”解开几重锦袱,取出一块木头放在桌上。众人细看,类如沉香,其色苍翠光润。瑞麟道:“此是东方朔异域得来的风声木。遇人吟咏,木中吐琴瑟之声相应;遇人舞剑,则木中有金鼓之声。夏则生凉,冬生和暖。我请先试其异。”命侍儿取出宝剑,对木起舞。正舞到酣处,众人听那木中忽发金鼓之声,似与人助战,舞罢其声不绝。梦玉、柳绪更相吟咏,其木忽变琴瑟之声,其音清越。座中人无不极口称赞,深以为异。瑞麟送上丽春花并香草一枝,道:“这是孔陵上的蓍草。”

  佩金道:“我这一件虽非宝贝,也还有趣。”宝钗们见一枝沉香木树,天生成两枝相并,枝干无不相连交合,倒很有点子意致。佩金道:“这是长生殿前的连理枝。是贵妃珍惜之物,非人间凡花可比,可以入会。这瓶素桃花,倒还芳洁可爱。这是蜀中的文章草,诸君休认作石菖蒲。”

  宝书道:“我无别物,只有这千岁灵枫还可娱目。”珍珠们见树根一段,俨然如人形,头面口鼻、须眉手足,无不逼肖,毫不借一点人工,真是奇物。宝钗道:“此即所谓千岁枫人是也。倒是一件绝品。”宝书呈上一瓶蔷薇花,又取出一物道:“这是海外的返魂草,非中土所生之物。”

  芳芸道:“我亦有海外之物,何足为异。”向锦匣中取出一段香木,对众人道:“此名闻思香,出大西洋海岛之中,即是《楞严经》中观音云:‘闻思修入三摩地’,佩之令人聪明智慧。这枝荷包牡丹,可以插个瓶儿。倒是这盆小草来路甚远,名为多情草,出在滇池的苍山,佩之令人多情。”顾玉书道:“我亦有点海外之物。这个手串名贝多子,四面玲珑,异香馥郁,出于大洋外危岩之上,系龙涎结成,佩之令人如意。这是猪八戒吃过的人参果,还有这枝连环草,俱非内地所有。”

  秋瑞道:“我无海外之物,这件衫是薜荔丝织成,形如蝉翼,色类嫩蕉,服之虽盛暑不知炎热。这枝翠翘花可供清玩。这盆是李辅国家的迎凉草,暑天摆在室中,凉风满座,不知长夏。”宝月道:“我这尊紫藤观音,乃天生法像。这枝玉簪花同这锦带草倒还不俗。”文湘笑道:“李辅国的迎凉草何足为异。看我这石季伦的流霞帐,是以桃花养蚕吐丝织成,色如晚霞。虽严冬苦寒,不但帐中人如坐春风,即满室中和风馥郁,春意蔼然。这是苏仙井上桔,这是不凋草,俱非凡品。”

  友梅笑道:“你有苏仙井上桔,我有陆绩怀中桔。还有米元章这块绉云石,乃稀世之宝。”众姐妹见这石生得苍古斑驳,瘦绉透,崎凹凸,天生成的危岩绝壑。众人十分称赞。友梅道:“还有这无心草,也是难得之物。”

  巧姑娘道:“我也有一件难得的东西。”命侍儿解开锦袱,取出一件绣袄。众人见光芒闪烁,上有百鸟之形,异色变换不一。巧姑娘道:“这是海外百鸟毛织成,名鸟影裳。穿在身上轻若无物,能避刀箭水火之厄,能预知晴雨风雪。这是荣国公海外得来之宝。”命姑娘们摆上那盆海棠树,又向袖中取出一物道:“这也是海外之物,名思乡草。客中人闻其香,颇切家乡之念。中土未曾有此。”

  修云道:“你们海外之物何足为奇。我这王右军兰亭墨本,乃人间至宝。”梅春同宝钗们赞不绝口。修云道:“还有这西域所产的九枝秀,炉中点起些须,香云满室,数日不消。这是醒醉草,大醉人佩之即解。”

  接着,周姑娘的是个三千岁老松脂结成之飞芝,另有女儿花,指甲草。汪姑娘是蔡伯喈柯亭竹笛,并玉李花、芸香草。

  李姑娘的黄鲁直之竹夫人,又是千日红花,配着香草。江姑娘是张昌的楠榴枕,还有东方朔的灵寿藤,更有忘忧草。顾姑娘的李卫公平安竹,同金丝桃、鹤顶草。宝珠姑娘是一枝三尺长的珊瑚树,一瓶夹竹桃花,一小盆都梁香草。

  探春笑道:“梦金兄弟这个人参道士,倒也是个奇物。”

  梦金笑道:“我这枝碧桃花同这金丝草也是好的。”梦玉道:“我没有别的,就是生我时太太屋里长出来的这个五色灵芝。宝光闪闪,与众不同。这盆寄愁花同这盆护草聊以塞责。”梅春道:“我有这孔圣人的竹简,乃天地间第一宝贝。这瓶栀子花同这凤尾草,倒还有些生趣。”

  松寿道:“我的这条古藤盘螭棍,是数千年的东西。刀斧不能伤,使着绵软,硬若钢铁,倒是兵器中的宝贝。”命服侍的姑娘送上一瓶紫薇花,另有小石盆的青草,指道:“此名无风独摇草。置之几上,别有意趣。”

  桂堂道:“我这一件是天下的宝贝。”众人见是一枝破蕉扇。瑞麟道:“怎见得是天上宝贝?”桂堂道:“这是我丈人白云和尚所赠之物。乃西天佛地功德池边芭蕉所造,能驱邪怪,回风转雨,说不尽其神妙。”宝钗们点头道:“神仙之物,实与众不同。”桂堂笑道:“还有这盆花,也是仙品。”众人见小树一株,盘屈苍老,上开小花似玉簪而短小淡黄,清香如兰。

  桂堂道:“此名洛如花。即陆澄所说,国家文运兴隆则生,此花亦非常有之品也。这是铃儿草。”

  宝钗道:“桂兄弟有神僧之物,我亦有仙家之品。”怀中取出一个金丝小盒,启盖取出一物,抖开是一件衣服,形如轻纱,淡绿色,芬芳袭人,望之如淡烟薄雾。众人莫知其名。宝钗道:“当年梦中绛珠仙所赠藕丝衫,后得之于幻虚宫中。服之可避水火刀兵,且能驱邪镇怪。冬暖夏凉,莫能言其宝异。这是吉祥花,这是宜男草,请诸公品题。”

  白飞云道:“宝姐姐藕丝衫果然奇异,我也有一件碧绡襦。”

  向胸前紫荷囊中取出道:“此乃织女遇张骞时所织之物。周身无缝,即世间所传无缝天衣是也。见西王母赴蟠桃宴时,方披此衣,闲时下敢亵服。”众姐妹弟兄彼此把玩,无不赞叹。

  飞云道:“我这紫荷囊也是一件宝贝,名为锁云囊。亢旱天气,以净水数滴囊中,即白云飞出,立即至雨。”宝钗们深为赞美。

  飞云笑道:“还有些奇物奉请。”向怀中不住手往来探取,放满一桌,对众人道:“这是蓬莱山上所产之琅实,其味甘美,服之令人长生益智、润肌肤、美颜色,说不尽他的好处。我父亲知我今日有斗草之会,亲往蓬莱山采取而来。这枝花名千步香,亦海中所产。这草名梦草,乃仙山所出。凡有思想难见之人,将此草放在枕畔,即梦见欢若生平。这是相思草,佩之令人相思不忘。”宝钗笑道:“今日飞云妹要压倒元白。”珍珠道:“且将琅实送几个进与老太太同各位太太。咱们会中人每人一个。若有多的再作商量。”彩芝道:“一点不错,咱们亲自送往介寿堂去。”

  海珠道:“咱们只顾说话,还有绪哥的宝物未曾领教。”

  宝钗们道:“真个倒忘了绪大爷。”柳绪笑道:“仙佛古人,奇珍异宝,都被你们占去。我有一件古董,是我柳家之物,也算得一件宝贝。”说毕,转身去取了一根旧棍进来,对众人道:“此乃千古第一风流佳品。”众姐妹彼此观玩,并看不出这棍的好处。珍珠道:“请教这是件什么宝贝?”柳绪笑道:“这是我家老姑太太柳夫人打陈季常的藜杖。”众姐妹不觉哄堂大笑。彩芝道:“苏子瞻亦几乎领教,这真是件风流古董。”

  柳绪道:“这是旌节花。这是一枝稻草,乃天地间草中至宝。”

  彩芝、珍珠几个姐妹往介寿堂去进琅实。宝钗众人又将各物细看一遍,彼此赞叹称奇。不多一会彩芝姐妹转说,老太太同太太们吃琅实,十分甘美,欢喜之至,都说要想点儿东西回敬。飞云道:“海外之物甚多,等我慢慢找些来,孝敬老太太。”众姐妹正在欢笑,只见有听事的嫂子们来,对梦玉们说了几句,众人大喜。不知说的什么,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复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