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评论

城隍府贾母庆生辰 芙蓉城宝玉建诗社

补红楼梦
0 54

  话说当下薛宝钗梦中向林黛玉道:“原来你们是到老祖太太和姑爹、姑妈这里来请安的。”黛玉道:“我和凤姐姐、鸳鸯、晴雯四个人来的。到了那里,恰是你们同舅母在那里祭祀的那一天。隔了两日,又是大舅母他们来祭祀的。又过了两天,今儿没事我们便到这儿来走走。鸳鸯姐姐在老太太那里没来,我们和凤姐姐三个人来的。这会子凤姐姐他在自己屋里给平儿姐姐说话去了,我便和晴雯来看姐姐的。宝钗道:“怪道昨儿有人说那边大老太太家王善保家的,在都城隍庙中给鬼打了一顿,说是晴雯呢!我们总没听见老祖太太说晴雯在那里呢,那里只有司棋潘又安、珠大太爷、冯渊、秦锤、智能、焦大、鲍二家的几个人,所以都诧异呢?”晴雯道:“那里还有崔子虚、夏金桂张金哥三个人呢。头一个是张金哥,他是贞节有名的人,很不该给夏金桂在一块儿的。”宝钗道:“我们那嫂子,真是提不起的,这会子他倒也得了好处了。”黛玉道:“我看他倒比头里好了好些,也知道改过了。”

  宝钗道:“妹妹,我想着要和妹妹到王府里去见见老祖太太、姑爹、姑妈,请请安去,你说使得使不得呢?”晴雯道:“宝二奶奶要去,这会子就走罢。琏二奶奶在他自己屋里呢,宝二奶奶就坐了琏二奶奶的大轿,我们便一起同去,去了回来再把轿子来接琏二奶奶回去,岂不两全其美呢!”黛玉道:“这倒也好,姐姐不要耽误了,要去就去罢。”

  于是,宝钗跟了黛玉、晴雯出了大观园,由后门出来,三人走到轿前。潘又安看见宝钗,便上来问道:“琏二奶奶还没出来么?”晴雯道:“这是宝二奶奶,同去请老太太的安去的,回来的轿再来接琏二奶奶罢。”潘又安听见,便远远的打千儿请了安,三人各上了轿,头里打了灯笼,潘又安上了马在后跟着。

  不一时,早到了忠王府,进了大门,穿过大殿,又进宅门,到了内殿上头,下了轿,早有人在头里报信去了。贾母、贾夫人听见了,便迎出来在内宅门口站祝宝钗黛玉、晴雯走到面前,贾母看见宝钗,便笑道:“那是宝玉媳妇么?”宝钗忙上前请安,贾母便指着贾夫人道:“这是姑太太了,你们还认不得呢!”宝钗便也上前请了安,于是一起到了上房。

  黛玉道:“宝姐姐他要和我们过来请安,便坐了凤姐姐的轿来了,等回去的轿再接他去。”贾夫人道:“你宝姐姐既来到这里,虽然没什么款待,也略坐这么一坐。凤姐姐他在那里老等着呢,还是叫人先接了他回来才是。”晴雯道:“他们人不好进去的,还得我去接他回来呢。”贾夫人道:“也好。”

  吩咐外面,备两乘轿子,仍叫潘又安跟去。晴雯便坐了一乘,外抬了一乘空轿,仍往荣国府去了。

  宝钗在上房里,又重新拜见了贾母、贾夫人并与鸳鸯相见,又请了林如海贾珠出来拜见了。请安已毕,林如海贾珠便到外面去了。司棋鲍二家的等上来给宝钗请了安,丫头们倒上茶来。贾母又命人去请了夏金桂张金哥、智能三人来,大家相见。

  不一时,秦锤也上来请安,接着夏金桂张金哥、智能都上来,大家相见。宝钗见了夏金桂,便欲叫嫂子,因又不好出口。黛玉在旁看见,便道:“这是冯大嫂子,这是崔大嫂子,这是秦大奶奶。”宝钗便叫金桂是冯大嫂子,金桂红了脸,便上前拉住宝钗,低声说道:“姑奶奶,你是宽洪大量的人,要求姑奶奶海涵包容我呢!”宝钗道:“什么话呢?”但请放心,咱们不言而喻就是了。”因向张金哥道:“崔大嫂子,我们虽没会过,却是久仰大名的。”又向智能道:“这秦大奶奶,我们头里也会过的。”智能道:“宝二婶娘,有十几年没见你老人家了,早要知道林姑娘到婶娘那里去,我也跟了来请安了。”

  说着,凤姐也回来了,与宝钗相见,说道:“你们同宝妹妹回来,都不告诉我一声儿,教我在那里老等。姑太太评评,他们可是个人么?”贾夫人笑道:“依他们还要等你宝妹妹回去了,方才接你回来的呢!才刚是我吩咐他们,教先接你去的,要不然这会子你还在那里呢。”

  说着,便摆下两席酒筵,上边一席是贾母、贾夫人、夏金桂张金哥鸳鸯,下边一席是宝钗凤姐黛玉、智能、晴雯,大家坐定,献上酒来。宝钗凤姐又说了些别后事情,酒过多巡,菜献五道,宝钗便要告辞回去。贾夫人再三不肯,道:“此时才交四鼓,天也还早,我也断不敢多留的。”于是,又饮了一会,方才散席。

  宝钗惟恐已迟,便忙谢酒告辞。贾夫人问:“什么时候了?”底下答应道:“钟已打过三下了。”贾夫人道:“并不为迟,还没有寅正呢!”便吩咐外边备轿伺候,教司棋跟送回去。

  众人送了宝钗到内殿上了大轿,司棋坐了小轿,前面打了灯笼,一起出了王府。不一时,绕到荣府后门,都下了轿。司棋搀了宝钗进去,到了大观园怡红院中宝钗上房里面,司棋便要告辞回来。宝钗拉住司棋道:“你且坐着喝茶,我还有话问你呢!”

  司棋道:“老太太等着回话呢!我要去了。”宝钗拉着不放,司棋死命的争脱,宝钗便跌倒在地。

  惊醒过来,却是一梦。那时已交过五更,天还没亮。宝钗细想道:“这回比老祖太太来的又大不相同了。”便翻来覆去的,总睡不着。渐渐天亮,窗纸大明,树上鸟声历乱。宝钗便披衣起来,坐着看时,渐渐窗上纸红,已有日光,便叫起绣琴、素琴来。桂芳已醒,看见宝钗,便问道:“妈妈今儿怎么起得这么早,做什么呢?”宝钗道:“我今儿天没亮醒了,就睡不着,看着天亮的,不如早些起来罢,还睡什么呢!”说着,素琴、绣琴服侍宝钗起来,桂芳便也起来了。绣琴便舀水进来,伺候宝钗、桂芳洗脸。

  宝钗道:“我今儿夜里头是和林姑娘到老祖太太那里去的。姑太太再三的留我喝酒,赶着回到家里就醒了,再睡不着。”

  桂芳道:“妈妈怎么就不带了我去见见老祖太太也磕个头去,我见了老祖太太不用说是喜欢的了,就是老祖太太他见了我,他老人家自然也欢喜的呢!”宝钗笑道:“那是梦里头,怎么能够带你去呢?”宝钗道:“连我们前儿去,也看不见老祖太太呢,你要去了,老祖太太也认不得你,故此前儿没见老祖太太的人,都不用去呢!”桂芳道:“前儿妈妈要是带了我去,我虽然看不见老祖太太,妈妈你昨儿夜里去的时候,就好告诉他家人家的了,那老祖太太他不就认得我了么?老祖太太他要是认得我了,他这回再回家来的时候,他就要问我,和我说话儿了,我那不就认得老祖太太了么?”宝钗笑道:“等明儿再到王府里磕头去的时候,再带你去罢了。昨儿夜里先是林姑娘、晴雯和头里的琏二太太三个人一起来的,林姑娘和晴雯在我这里说了半天话,我们才同着到老祖太太那里去的。那琏二太太,他到他自己屋里去了,我们没等他出来,便先去了。到了那里,重新又打发人来接他回去的。后头琏二太太昨儿夜里头必定也是有梦的,我这会子梳洗完了,便到他那里问他去。”

  说着,便带了素琴出了园子,到平儿屋里来。转过粉油的大影壁,进了院子,翠云看见,说道:“宝二太太来了。”忙上前打起帘子,宝钗走进屋里,只见平儿梳洗才完,正在洗手,笑说道:“我今儿算起的早了,谁知你更比我起的早。你昨儿夜里头到老祖太太那里去的么,怎么就不叫我一声儿同去呢?”

  宝钗笑道:“我连凤姐姐也没教他知道,怎么还得工夫来约你去呢?”平儿道:“你见了姑老爷、姑太太、珠大爷没有,他们那里还有些什么人呢,你多早晚回来的?”宝钗道:“我是和林妹妹、晴雯去的,到了那里,还有夏金桂张金哥、智能儿、鸳鸯、秦锤都会见了。姑太太再三的留我在那里坐了席,我怕迟,赶着回来已经五更多天,天快亮了。凤姐姐回去的时候,才交四更天,他在这里也没多大会儿。”平儿道:“我们奶奶来时候,还没三更天呢,和我坐着说这样说那样的。他说,我们那天的庙里祭祀的那一天,他们就来了。又问问蕙小子,他瞧着他倒很欢喜,我就要叫他起来,给我们奶奶磕头,奶奶不肯,说孩子家他又不认得我,没的吓了他罢。又问巧姑娘,他也知道是养了外孙,姑爷做官很好。又问问合家的人,这个那个,原来他都知道,也并不是为老祖太太前儿回来才知道的,他早就知道了。正在说着四姑娘尸解成仙的事情上头,忽然晴雯来了,说你们已经到了那里了,请琏二太太快些回去呢!我就向我们奶奶说,奶奶你也带了我去请请老祖太太、姑太太的安去呢!我们奶奶倒也肯的,后来想起来说没有多的轿子怎么去呢?他说我一时还不能回芙蓉城去呢,等明儿无事我再来的时候,带你去就是了。我正要送他出来,他把我一推,就惊醒了。我想着你自然也是有梦的了,故此起来赶着梳洗了,打量就要往你那里来的,谁知你倒先来了呢!”宝钗道:“怪不得前儿那边王善保家的挨了打,说是晴雯,我们还都不信,说晴雯并没听见说在老祖太太那里呢?谁知道,就是我们在老祖太太那里去的那一天,他们就都来了的。”

  说着,桂芳来了,先向平儿请了安,便说道:“二大娘,你老人家昨儿夜里有梦没有?”平儿笑道:“我给你妈妈是一样的。你妈妈昨儿夜里到老祖太太那里去,他就不叫我和他同去,你说我该骂他不该骂他呢?”桂芳笑道:“我也说妈妈,你怎么不带我去呢?我妈妈说,‘你还认不得老祖太太怎么带你去做什么呢?’二大娘,我妈妈连我还不肯带了去,自然也不肯和你去了。”宝钗笑道:“可是他说的明白,连儿子都不带了去,还带女儿去么?”平儿笑道:“桂小子你很好,我可要撕你的嘴呢!”桂芳笑着忙跪下道:“二大娘饶恕了罢,是侄儿说错了。”

  说着,蕙哥与月英两个都出来了,见了宝钗请了安,便向桂芳道:“哥哥,我们今儿还不到学里念书去么?”桂芳道:“我因为今儿还早呢,故过来逛逛的,你们也才停当了呢!”

  宝钗道:“你们也该好好儿的念书去罢。”于是,三个人一齐到园了里家塾中念书去了。宝钗便也同着回怡红院来,按下不题。

  接着,是甄应嘉升了户部尚书,贾政等与周琼等都去贺喜,陈也俊等也去贺喜,薛蝌是属员,更不消说。大小衙门贺喜官员络绎不绝,也唱了几天戏,门前车马纷纭,甚是热闹不题。

  再说黛玉凤姐等在都城隍王府中,不觉早已两月。凤姐一日向贾夫人道:“我们在此已经两个多月了,芙蓉城里虽没什么事,到底也要回去。况且,他们要来的人多,也得我们去替换他们才好来呢。我们这会子回去了,开年依旧又来请安来了。”贾夫人道:“这会子已经七月里了,待等过了八月初三日老太太的生日再回去罢,我也不多留了。”

  于是,到了八月初三日这一天,大家一早都给贾母拜寿磕了头。不一时,听见外面贾赦贾政、邢、王二夫人等率领一起荣府里的大小男女都在外面磕头。贾母与众人俱在房内看着点头微笑。不一时,拜寿磕头已毕,都回去了,连那些供献也都搬回去了。凤姐出来笑道:“老祖宗,为什么都不出来享用些儿,他们倒都一拢统搬回去了,原来他们也是虚邀老祖宗的。”

  鸳鸯道:“那原不过是尽一点儿心,老太太用不用,他们那里知道呢?况且,他们来磕头的,老太太也没有备寿面赏他们吃,这会子把供献搬回去了,也只算是老太太赐他们的克食罢了。”黛玉笑道:“这倒也说的是呢。”这日也没什么外人,外头是本衙门十来个司官冯渊、崔子虚、秦锤,林如海贾珠等叫了一班小戏儿,在外头听戏。里头贾母、贾夫人、金桂、金哥、智能、凤姐鸳鸯黛玉、晴雯等因贾母不喜听戏,叫了一班八角鼓儿打皮口儿的,玩了一天。

  于是,又过了数日,凤姐黛玉鸳鸯、晴雯便告辞了回芙蓉城去。依然坐了原来的两辆云车,一路凌凤踏雾,云路翱翔,半天的工夫,早到了芙蓉城里。仙女们见了,忙去报信,尤二姐、三姐、寿可卿瑞珠路近便先迎了出来,都请到花满红城殿上坐定。尤三姐道:“你们一去又是三四个月了。”凤姐道:“我们原要早些回来的,当不得老太太再三不肯,你便怎么样呢?”说着,宝玉迎春惜春香菱金钏紫鹃也都来了。宝玉道:“你们这些日子不来,我就说是他们必定是要等过了老太太生日才回来呢。今儿回来了,可不是我说的话不错么。”鸳鸯道:“姑太太定要留着过了八月初三老太太的生日才许回来的,要不然,早就回来了。”说着,警幻、妙玉也来了。大家坐着细谈贾母回家示梦,以及贾赦贾政到庙里祭祀,凤姐黛玉回荣府,黛玉又同了宝钗到都城隍府中之事。

  大家说了半天,然后凤姐黛玉鸳鸯、晴雯四人又到赤霞宫去禀见元妃,奏明一切。接着,又是接风酒筵。

  不觉又过了一个多月,一日,大家都在绛珠宫里闲谈,宝玉道:“我上回说的,左右无事,不如起个诗社倒还有趣呢!那里知道七事八事的就耽误了,直到如今,差不多儿竟有一年了。这会子,一点事儿也没有了,人又齐了,这社可要起的成了呢!”香菱道:“且先要算算是那几个人呢!你一个,我一个,我们师傅自然要算一个了,这才得三个人。那是那几个呢?”宝玉道:“二姐姐是四个,四妹妹是五个,妙师父是六个。”

  迎春惜春道:“我们的诗都去不得,而且丢久了,不用算我们罢。”宝玉道:“谁的诗,又怎么好呢么?你们要再不算,就没有人了,管他好不好,不过是玩儿罢了。”香菱道:“警幻仙姑他的诗就很好,可以请了来算一个的。”宝玉道:“这个就托妙师父转请罢,一定是要算一位的。明儿禀明了元妃姐姐,也是要求请了算一位的。可不就有了八个人了么?”当下计议已定。

  到了次日,宝玉便把这事禀明元妃。元妃大喜道:“我倒欢喜这些事的呢!既这么样,明儿起社就在这这里罢。你便预告诉他们,都不要拘什么礼才好。况且,这也是文墨事情,须要洒脱,不可拘谨。你不见古人还要解衣磐礴呢么!”宝玉答应,过来告诉众人。众人都道:“娘娘自来是喜欢翰墨的,因为拘于礼范,故不能常时举行。今儿既有这旨意,我们明儿就遵旨,不要过于拘谨,尽可随意而行,但不致于放诞就是了。”

  妙玉已经请了警幻仙姑,也应承了。

  香菱道:“我们明儿这社里,用什么题目呢?”宝玉道:“此刻芙蓉盛开,明儿就以芙蓉城的芙蓉为题,每人七律一首,也不限韵。这社就叫芙蓉诗社,何等不好?头里咏梅花、桃花、柳絮、海棠、菊花,从没有咏过芙蓉的,况兼这芙蓉也是花中美品,而且又是本地风光呢!”惜春道:“晴雯是芙蓉女儿,他还是芙蓉之婢,还是芙蓉之主呢?”香菱道:“他还不能算芙蓉之主。潇湘妃子从前行酒令,掣得芙蓉花签是‘风露清愁‘四字,一句诗是‘莫怨东风当自嗟’,那芙蓉花,除了他也没人配得上,他才算得是芙蓉之主呢!”黛玉道:“这社几时起呢?”宝玉道:“还要等到几时还好,就是明日罢了。”大家说定,各自散了。

  到了次日,警幻仙姑、妙玉黛玉香菱都到赤霞宫来,会了迎春惜春宝玉,一起进去面见元妃。元妃道:“我昨儿已对宝玉说过,列位都知道了么?”众人都道:“谨遵娘娘的旨意就是了。”元妃笑道:“这么说,还是拘谨的了,以后不准说这些话,爱坐就坐,起居如常,也不用谢坐等类一切繁文。”众人都答应道:“是。”元妃笑道:“今儿八个人,倒有我们姊妹四个,这正是‘群季俊秀,皆为惠连,吾人咏歌,独惭康乐’了。”警幻仙姑道:“今儿咏的是芙蓉,要是咏的桃李,就是娘娘的太白了。”于是,摆下八副笔砚,各人散坐构思。宫女、仙妇们旁边伺候,倒茶、添香、磨墨、拂纸。不多一时,元妃的诗早已一挥而就,说道:“你们谁先有了,谁先交卷。我是不计工拙叉手而成,已经先有了。你们且先来看看。”要知元妃之诗说些什么,留作下回细表。 回《补红楼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