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评论

众金钗暖香坞会饮 群丽人紫菱渊看梅

补红楼梦
0 73

  话说袭人带着儿女家人在紫檀堡居住,那时绿云已十五岁,瑶华已十二岁了。却有一班恶贼,打听得他家自来富足,又欺他是妇女,并无男人在家,便从后门挖洞而入,窃去了首饰、衣服、银钱等物将近有二三百金。其时花自芳已死,袭人便同了他嫂子到荣府里去,求了宝钗宝钗便教人传了焙茗进来,吩咐他出去给袭人撕罗撕罗,一面报官缉获。袭人因紫檀堡系在城外,况经了这一番偷窃,便不敢在那里居住,将家中所有的东西,收拾停当,一起搬到花自芳的女人--他嫂子那里去同住,就在荣国府后边,离府又近,有人照应,便将紫檀堡的房子租给人住了,又得了租钱。

  过了些时,袭人进荣府内,来到了怡红院见了宝钗宝钗问他,怎不带孩子们来玩呢?袭人道:“我们嫂子有个女孩儿,今年也是十三四岁了。他们这会子都在那里玩呢,所以就没带他们进来。”宝钗道:“你家绿云那孩子倒很聪明,我前儿看他做的针线却很好。我这里有些活计,还打量要央他来做呢。”

  袭人道:“太太有什么东西,尽管教他来做就是了。说什么央呢,只怕他做的不好,还求太太教导他呢。”宝钗道:“他倒是样都做的很好呢,本一他心里聪明,比别的孩子不同些。”

  袭人道:“头里我要教他进来伺候,太太又执意不肯。这会子,搬在我们嫂子那里一块儿同住,我们两个寡妇,一个正经男人也没有,家里大小事情,都要托赖府里照应。我是感激恩典,也没什么补报。太太既喜爱绿云,又不肯教他当丫头,这会子只求太太把绿云给桂大爷收在房里,早晚伺候。况且,桂大奶奶待人很好,就像那边秋水姑娘,兰大奶奶也很体惜疼爱的。我们这也算不得补报,只求太太们早晚教人照应照应,给外头的人知道了,也不敢欺负,这就沾恩不尽了。”宝钗道:“你头里说教他做丫头的话,我都不肯么。这会子,怎么又说这话呢?不过一两年之间,你拣个好人家,给他一夫一妻的过活去,再不然招个女婿子来家,你也有了照应了。怎么说出这句话来呢?”袭人道:“要说拣女婿,这会子要拣好的原有,只是他又不肯要我们这等人家的女孩,要是将就些的,我又不肯把女孩儿给他。我看他倒很欢喜府里,当不得太太又疼爱他,不但是我感激,就是他也感激不尽的。太太要是不允,我就磕头总要求赏收的。”说着,便跪下去。宝钗忙拉住道:“那有这个道理。”袭人便跪着不肯起来,道:“只求太太允了,我才起来呢。”宝钗道:“你快起来,我允就是了。”袭人便磕头道;“我这里先叩谢太太了。”说着,站了起来。

  宝钗道:“这也要请老太太的示,还不知道老太太准不准呢?据我看到底使不得。”袭人道:“老太太自来是疼顾我的,要是不准,我磕头去就是了。太太这会子就带我去回老太太去。”

  宝钗道:“等过一天,再回老太太去罢,那里在乎这一时儿呢。”袭人道:“老太太准了,这事定规了,我就放了心了。请太太就领我走一趟去罢。”说着,便求了宝钗,同到王夫人上房里面,把这话回了。王夫人先也不肯的,当不得袭人跑下磕头,王夫人又自来喜袭人,见他如此,只得便应允了。

  过了一天,袭人便带了他女儿绿云进来,从王夫人起,到处都磕了头。从此绿云便在桂芳屋里,宛蓉也给秋芳待秋水的一般。况且,绿云聪明乖巧,原足取怜,故此王夫人宝钗等自来喜爱,又兼袭人感恩图报,一片真心,与众不同,便都格外看待。那袭人无事便常在府内出入。

  这年八月初三日,乃是贾母百岁冥寿。薛姨妈邢岫烟、湘云、宝琴、李纹李绮探春巧姐等俱来拜寿。头一天,贾政率领子侄儿孙,邢、王二夫人率领大小人等,都到都城隍庙里祭献磕头,回来家中悬起贾母影像,面前罗列供献,香花缭绕,锦绣缤纷。这日,两斑合演《安天会》的整本,托塔天王带领哪吒三太子、二郎神、巨灵神、九曜、二十八宿、六丁六甲、天神天将共有一百多人上场,热闹非凡,都赞好戏。到了晚上,贾母面前抬过炕桌放在当地,赏了八十串钱,其余各亲友内外共赏了二百多串钱。席散之后,薛姨妈等都到王夫人上房里来。湘云道:“记得头里老祖太太八十岁的时候,听了五六天戏,总没有今儿的戏热闹。”探春道:“本来今儿是两班两演,故此人多,兼之行头艳丽,装束精奇,怎么不格外的显热闹呢!”当下薛姨妈、岫烟、邢夫人、尤氏等俱各回去了。

  湘云、宝琴等在园子里分在李纨宝钗两处住了一夜,次日也便都回家去了。

  再说湘莲,宝玉二人回到芙蓉城内,说起月下回家,在凸碧山庄听唱的话来,大家都问:“是些什么人唱呢?”宝玉道:“先是我们环三弟妇马氏先唱,接着就是我们媳妇薛宛蓉唱,最好是兰大侄儿的女孩儿绿绮唱的是《醉打山门》里头大花面的曲子,才有趣儿呢!”凤姐道:“他们这会子,一个个的倒都会唱的了,比头里的人还兴头些,更外热闹的了不得了。可还有谁唱呢?”宝玉道:“后来是平姐姐的女孩儿月英唱了,我听他唱的实在好,忍不住就说了一声‘很好!我可唱不上来‘。这一声就惊动了他们,出来探望。平姐姐他早听出是我的声音来了,我那月英侄女儿,他还说的好,说:‘宝二叔他又说人唱的好,他又不肯给人见见他,我们这里好些人都没见过他呢。’”凤姐笑道:“他既这么说,你就该下去瞧瞧他们去才是的,又怕什么呢?”宝玉笑道:“我和柳二哥步月,偶然到了那里,忍不住说了一声好,还懊悔的了不得,怕做了惑世诬民呢!怎么还下去见他们么?”林黛玉道:“二哥哥,你就不知道丁令威化鹤归来的故事么?别要说沦海桑田,就这十几年的工夫,人事已变更的了不得了,现在舅母家里已是认得的人少,没见过的人多了。”迎春道:“我们来得早的,没见过的人多是不消说的了。只有四妹妹他来的迟些,又比我们多看见好些后来的人。”

  凤姐道:“明年八月初三,是老太太一百岁冥寿。我们也该早些议定,是那些人去呢?”鸳鸯道:“是人都要去呢,也只好酌量着留几个人在这里办事罢了。”凤姐道:“妙师父、甄妹妹、尤三妹妹、瑞珠、晴雯、金钏紫鹃姑娘这七个人,都请留在这里不去。我和林妹妹、二妹妹、四妹妹、尤二妹妹、蓉大奶奶、鸳鸯姐姐也是七个人,恰分一半人去就是了。”香菱道:“我头里就说要去,都还没去过呢!明儿我是也要去给老太太磕头去的。”尤三姐道:“你不用忙,等他们明儿去了回来,咱们两个消消停停的一同再去补祝就是了。”

  于是,到了次年八月初一日,凤姐等回了元妃,元妃另备了寿礼,咐吩鸳鸯赍带。七人一同出了芙蓉城,半云半雾,两个时辰,早到了都城隍府中。见了贾母、贾夫人,并拜见了林如海贾珠等,请过夏金桂张金哥、智能来,大家相会。秦锺也上来请安,与他姐姐说话,可卿晚夕便在秦锺屋里住了。

  黛玉在贾夫人上房住了,凤姐尤二姐迎春惜春鸳鸯五人便在贾母上房住了。

  到了次日,初二日,只见贾政与邢、王二夫人率领合家男女大小人等,都来供献磕头。凤姐便一一问明了贾母,等他们去了,说道:“我们媳妇梅家的姑娘人品也还去得,我们侄媳妇甄家的姑娘也好,总不及我们侄媳妇薛家的姑娘模样儿娇媚呢。你们看着怎么样?”鸳鸯道:“这薛家的姑娘倒不像他姑妈--我们宝二姑奶的模样儿,倒很有些像林姑娘的模样儿呢!”黛玉道:“我看这环三奶奶的模样儿,倒很有些像彩云的样儿。”凤姐道:“一点儿不错,我也是这么说呢。这两个三奶奶的人品儿,都没十分了不得的去处。倒是小兰大奶奶他们小妯娌的人品儿好了。”这日下晚,湘莲、宝玉二人也到了,就在贾珠那里住了。

  次日初三一早,贾夫人与凤姐等挨次拜寿,外面是林如海贾珠、湘莲、宝玉冯渊、崔子虚、秦锺等上来磕头拜祝,先吃了寿面,都请到花园里听戏。这里并无外客,便请贾母正中坐了,林如海贾珠、湘莲、宝玉冯渊、崔子虚、秦锺及贾夫人、凤姐迎春惜春黛玉尤二姐鸳鸯可卿、金桂、金哥、智能分男东女西在两边相陪坐了。原来是一班弋阳腔,唱的是《大香山》整本,唱到观音游十殿,上刀山,下油锅,锣鼓喧天。贾母嫌闹的慌,便摇手叫快剪了锣鼓罢,于是,登时煞锣下常班子里小旦又上来请赏戏,贾母便点了《乡里亲家母》、《四老爷打面缸》、《刘二姐赶会》、《王小二过年》,听的人人发笑。贾母大喜,赏了五十串钱,尽欢而散。次日,湘莲、宝玉便先回去了。凤姐等又住了数日,贾母留着过了中秋,方才一起回芙蓉城去,暂且不题。

  却说这年又逢科场,贾杜若带了贾祥与薛孝、薛顺、梅春林、周安、周瑞一起同去下场,三场已毕,大家回来,各抄出文章与贾环、桂芳等观看。瞬息发榜之期,先是人报梅春林中了第十八名举人,薛顺中了第三十六名举人,接着是周安中了第六十名举人,周瑞中了第六十三名举人,贾杜若中了第七十五名举人,薛孝中了第九十九名举人,贾祥中了第一百三十八名举人。次日,赴了鹿鸣宴,便各自回去。到了十月里头,杜若便迎娶了甄素云过门。又过了一月,到了十一月里便是甄芝迎娶了周照乘过门。接连三月,各家喜事,往来甚是热闹。

  到了十二月初间,王夫人又要作“消寒会”,便请了薛姨妈、岫烟、湘云、探春巧姐等诸人来家。这日到了日午,方才陆续来齐,吩咐明日作“消寒会”,将酒席一切早为预备停当。到了次日,在暖香坞围炉会集,各处用大铜火盆满笼了火。

  那火盆周围,一转摆下椅子,大家俱向火团坐。每人座右各放一张小几,也有方的、也有圆的、也有梅花式的、也有海棠式的、也有方胜连环六方八方的,各样不同。几上各放一个雕漆葵花小茶食攒盒,里面俱是杏仁、松子仁、核桃仁及各样细巧茶食,额外一双小牙箸,一个茶船,里面一个小盖盅。大家拥炉茶话,到了傍晚,撤去茶食,每人面前便是一个果菜小攒盒,另外一个镶银酒盅,一把流金走乌自斟酒壶,一双镶金小牙箸。

  到了上菜的时候,便撤去攒盒,另是一色的小洋碗。当下薛姨妈邢夫人王夫人、湘云、岫烟、尤氏、巧姐、绿绮八人围了一盆火在上。那底下便是探春李纨、马氏、胡氏、薛宛蓉、月英、秋水七人也围了一盆火在左。那平儿宝钗、秋芳、梅冠芳、甄素云、明珠、绿云七人也围了一盆火在右。

  原来杜若娶了甄素云,住的是紫菱洲。梅冠芳住的是藕香榭。这藕香榭原连着暖香坞的,到了夏天便住藕香榭,到了冬天便移在暖香坞来,这暖香坞就是梅冠芳的屋子,探春道:“这暖香坞原合乎冬天住,所以暖而又香的惟有梅花,这是取个暗梅的意思。这会子小蕙大奶奶住在里头,他恰姓梅又名冠芳,可不是梅花么?这暖香坞的主人真是名称其实的了。”

  平儿道:“头里老祖太太也喜欢的暖香坞暖和,那会子作‘消寒会’都是下雪的日子多,今年怎么都没很见下雪么?”

  探春道:“头里不但下雪,并且咏雪作诗,咏雪联句呢!这会子,又没有雪又不作诗,不如过会子喝酒的时候,行个雪字酒令罢。”李纨道:“也好,不拘诗词以及书上成语,只要有个‘雪’字的,说出来就是了,说不上来的罚一杯,这也还容易。”

  说着,早撤过了茶攒盒,换上酒器。

  于是,先从薛姨妈说起,薛姨妈道:“我自来不知道这些酒令,教我怎么说呢?”探春道:“不拘诗词成语,只要有个‘雪’字就是了。”薛姨妈饮了门杯道:“我就说个‘丰年好大雪’罢。”探春笑道:“‘珍珠如土,金如铁’,姨妈是从自己家里说起的。”下家便是邢夫人,说道:“踏雪寻梅。”

  王夫人接着饮了门杯,道:“石城霁雪。”探春道:“这是南京家乡的景致,可惜我们长了这么大,都没有到过,空知道这个名儿。”下家便是湘云,说道:“一枝春雪冻梅花。”大家说:“好!”下家挨着岫烟,饮了门杯道:“独钓寒江雪。”

  接着,便是尤氏说道:“鹅毛雪。”湘云道:“这也算不得什么成语,该罚一杯呢。”尤氏道:“雪像鹅毛片,难道没有这句话么?”探春道:“虽有这句话,却算不得成语,本该罚一杯才是。姑念素不知书,权且将就了罢。”下该巧姐,便说道:“飞雪初停酒未消。”接着,绿绮也饮了门杯道:“风雪夜归人。”

  底下便先轮着左边,该探春说道:“残雪压枝犹有菊。”

  下该李纨,饮了门杯道:“踏雪沽来酒倍香。”接着便该马氏,说道:“梅雪争春未肯降。”下该胡氏,饮了门杯说道:“佳人雪藕丝。”湘云道:“这个‘雪’字算不得,是个假的,罚一杯,也不用重说了。”于是,胡氏罚了一杯。下该薛宛蓉,饮了门杯道:“梅瘦雪添肥。”接着便是月英说道:“雪满山中高士卧。”下该秋水,饮了门杯道:“步自雪堂。”

  底下便又轮着右边,该平儿说道:“雪花儿飘飘。”探春笑道:“这也算不得诗词,又不是成语,要罚一杯。”平儿笑道:“雪花儿飘飘,飘了三尺三寸高,难道没有这一句么?探春道:“纵有,也是山腔野调,算不得的。罚一杯,不用重说就是了。”于是,平儿罚了一杯,下该宝钗说道:“梨花白雪香。”接着秋芳饮了门杯,说道:“乱山残雪夜。”下该梅冠芳,说道:“巴蜀雪消春水来。”下家甄素云饮了门杯,说道:“惟解漫天作雪飞。”接着,便该明珠,说道:“梅须逊雪三分白。”下该绿云,饮了门杯说道:“雪却输梅一段香。”探春笑道:“这句省力,有了上句,就自然有这下句了。”于是令完。平儿道:“我们不认得字的,怎么知道行什么令呢?可不是生拿着我们瞎闹么!”说着,大家都笑了。

  薛姨妈道:“这里有这些火,又喝了几杯酒,倒很暖和,咱们散坐坐罢。”于是,大家站起身来,都到后面梅冠芳屋里去坐了。伺候的丫头捧上茶来,探春道:“这里离紫菱洲不远,咱们再到杜大奶奶新屋子里去坐坐,回来就好吃饭的。”薛姨妈道:“那边只怕没有这边暖和罢。”李纨道:“那里也和这里一样,夏天便住临水的屋子十分凉快,冬天另有避风的地方,也给这里差不多儿。”甄素云站起来道:“姨奶奶、姑妈们不嫌简亵,便请过去坐坐。那里有几棵腊梅,才刚儿要开也还可看呢。”探春道:“这就很好,姨妈请过去逛逛去罢。”薛姨妈便与邢、王二夫人等一起到紫菱洲来。

  藕香榭原离紫菱洲近,出了藕香榭转过弯来,并不多远早到了紫菱洲,走到素云住的屋子,乃是小小三间,两边抄手游廊。廊下伺候的丫头见了,便忙来打起大红猩猩毡绣花灰鼠暖帘。大家走进屋去,只见中间摆炕,两边一溜紫檀小宝座椅子,上搭灰鼠椅搭。薛姨妈与刑夫人便在炕上坐了,王夫人、岫烟、湘云、探春巧姐、尤氏、月英、绿绮在两边椅上坐了,其余李纨平儿宝钗、马氏等俱在两边房内分着坐了。四个丫头棒上洋漆茶船,挨次送上茶来。

  玻璃窗内望见外面庭中五六棵冰心腊梅,恰才初放,甚是好看,屋内香气扑鼻。探春道:“这腊梅并非梅之种类,这香却比梅花还香些呢。”湘云道:“腊梅原算梅中逸品,所谓黄梅,就是此种。从来咏此梅之诗甚少。腊梅须要接过,才能有冰心,那没有接过的不但是红心,且而花瓣尖小,名为狗蝇,既不可看,且又不香。所以这移花接木的法儿,倒是能夺造化之巧的呢。”岫烟道:“这冰心腊梅,根上发出来的,开花仍是红心,只为没有接过的缘故。

  于是,大家坐了一会,暖香坞里已经摆饭,丫头们便上来回了。大家便仍回暖香坞里来,吃了晚饭,嗽口喝茶,又坐了一会,便大家散了。过了一日,湘云、岫烟等也各自回去了。

  渐交年底,转瞬新年。到了二月,薛孝便迎娶了陈淑兰过门。这陈淑兰便是李纹之女,乃李纨甥女。接着,便是梅春林迎娶贾月英过门。这梅春林乃宝琴之子,宝钗之甥。两家唱戏请客,甚是热闹。接着,三月又值会试之期,薛孝、薛顺、史遗、梅春林、周安、周瑞、贾蕙、贾杜若、贾祥便会同一起入场会试,三场已毕,大家把文章抄出,互相评论,并请教贾环、贾桂芳、甄芝等,都说:“文字清醇,尽皆有望。”

  到了四月半间,又值周瑞迎娶绿绮过门。三天头里,早已押送过嫁妆过去。这日贺喜的亲友盈门,荣禧堂上屏开孔雀,褥隐芙蓉,王公侯伯、六部九卿,貂蝉满座。交到午正,周府花轿已到,先迎接周瑞进来拜见,一切礼仪行毕,便在荣禧堂上当中设下筵宴,真是食前方丈。让调瑞坐了,八个家人雁翅侍立在后,其余亲友俱在两边相陪,坐定开戏。里边李纨平儿宝钗、马氏、蒋氏等俱在秋芳屋里帮着打扮绿绮梳妆穿戴。

  因那边择的是酉时上轿,平儿等照料绿绮寄戴齐了,因叫拿过表来看时,才交申正一刻,便大家坐着闲话。不一时,里面王夫人又打发人出来催问,教早些齐备,不要误了时辰。平儿便到王夫人上房里来,回覆说已经齐备,单候时辰的话。到了王夫人上房,只见邢夫人、尤氏、胡氏等俱在那里坐着呢。

  平儿上去,恰才把这语回明了王夫人,只见外面有人传进话来,说:“恭喜老太太、太太们大喜,蕙大少爷中了第一百二十八名进士,报子来了。”邢夫人道:“好,今儿又是双喜。”

  王夫人等大家俱各欢喜。不一刻又有人来报,薛顺中了第一百二十名进士,梅春林中了第九十八名进士,周安中了第八十三名进士,俱有报子来了。

  接着,又有人来报,新姑爷周瑞中了第三十一名进士,报子也来了。外面戏上剪了锣鼓,大家俱与周瑞贺喜,并与贾蕙贺喜。薛顺、梅春林、周安亦俱在坐,大家互相贺喜。那王公侯伯等都说:“今儿这喜事,实在可喜,难得这般巧又聚在一块儿,真可谓一段佳话了。”贾政道:“这都是托赖王爷、公爷们的洪福罢了。”说着,已交酉初,内里才扶出绿绮上轿,这里周瑞便告辞起身,鼓乐喧天,迎娶去了。

  这了一日,大家同赴了恩荣宴。只有薛孝、史遗、贾杜若、贾祥没中。到了五月,殿试以后,金殿传胪:“周安是二甲第二十三名,周瑞是二甲第三十三名,薛顺是二甲第四十三名,梅春林是三甲第三名,贾蕙是三甲第三十三名。朝考以后,周安、周瑞俱是翰林院庶吉士,薛顺是户部主事,梅春林是邢部主事,贾蕙是工部主事。要知后文怎么样,请观下回就知道了。 回《补红楼梦》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