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评论

延羽士礼忏为超生 登高阁赏梅重结社

红楼梦补
0 34

  话说黛玉等邀了探春,来到栊翠庵见了惜春,都说:“四妹妹挪到这里,为什么不言语一声儿?”惜春道:“我住蓼风轩,便是我的栊翠庵;栊翠庵犹然蓼风轩。我还是我,叫你们知道怎么呢?难道也要像送妙师父这样送我进院吗?”一面让坐,见送上茶来的是入画,与众人都磕了头。湘云道:“前儿他的娘进来求珍大嫂子,珍大嫂子说不来碰你这个钉子,还是林姊姊看得准,说你一定留他的。”惜春冷笑一声道:“不是说我这位嫂子,他眼睛里瞧得什么皂白出来!我先前说的,一个人总要看他最初这一步,‘最初’这两字,原不可看死了。

  人能绳愆改过,回头转来,便是最初。我头里不留入画,也不专为入画起见。他这样苦苦哀求,总不理他,岂不知,我的心早已决绝。今忽然又要进来,自然有几分拿把,料得定他这个身子可以跟我住牢在栊翠庵的了。先前应该撵他,如今便该留他。”惜春这一番话,听得众人都默默无语。当下又叙了一会闲话,大家起身。惜春留岫烟在庵下棋,送了众人。

  黛玉等出了庵门,顺路赏玩梅花,见天上彤云渐布,迅飞的从西北上推过东南,微露淡淡阳光。宝钗道:“这天气有些意思,云大妹妹的东道怕要输。”湘云道:“打伙儿赏雪玩儿,我愿意输这东道。”一路讲话,不多时行到荇叶渚前,离蘅芜苑不远,宝钗拉了众人到他屋子里去坐坐。

  才进屋门,不料宝玉一个人静坐在内。宝钗笑道:“这也难得的事,二爷又做起静摄的功夫来了。”原来宝玉于欢乐场中,忽又动起一段感旧的心事,想钗、黛重圆,袭、晴复聚,又添了鹃、莺两个,四儿五儿,藕、蕊等辈皆归园内,再推己及人,小红龄官万儿亦皆得遂其愿,独苦了死过这几个人。便把心事告诉了众人,想要延请羽士超度,以慰香魂。黛玉问道:“要超度的是那几个呢?”宝玉道:“第一个是尤家三姐,他因柳二哥退了亲,怀贞抱璞,霎时玉碎珠沉,委实的可怜可敬。第二个就是金钏姐姐,为了太太几句话撵他出去,就愤激投井死了,岂不可惜!”

  黛玉道:“正是要问你一句话,我记得金钏投井是在夏天。那一天凤姊姊生日,你到园子里去捣鬼什么?”宝玉道:“我也不必瞒你们,金钏姐姐就和凤姐姐一天生日的。不是头里派分子给凤姊姊做生日,我也为这个远远的跑到北门外水仙庵里拈了香,回来迟了,老太太还教训我的。”黛玉道:“这亏你好记性。”宝玉道:“我也忘了,因你们提了凤姊姊的生日才想起来呢。如今你们大家给我想想,该超度的还有什么人?”

  探春道:“还有一个,二哥哥忘了,尤家二姐不也是吞金死的吗?”宝玉道:“他是已归琏二哥的人,不用我去多事。”

  探春道:“这倒没处想了。若病死的也算数,太太屋里还死过一个可人。”宝玉道:“病死的虽不比死于非命,但春花易老,秋月难圆,亦是人间缺陷,也该超度的。”宝钗接口道:“眼前一个人也该超度,为什么你忘了?”宝玉想了半晌,道:“我一时想不起,姊姊和我说了罢。”宝钗笑道:“就是薛宝钗。”众人听了,怔了一怔。黛玉会意过来,便和宝钗取笑道:“这一个人倒难超度呢!若论要忏悔,薛宝钗便该忏悔你;要忏悔你,又不该忏悔薛宝钗。”说得众人都笑起来。

  一时笑声未止,见四儿上来道:“园门上的老婆子来回,请二爷出去会客。”宝玉知是要见的人,连忙换了衣服出去。

  见是雨村,坐下讲了几句话,雨村走了。宝玉径至贾母处,适王夫人亦在里边。宝玉满脸笑容向贾母道:“刚才雨村本家来,提鸳鸯姊姊亲事,也是孙子的同年,又是世交,不知老太太可许不许?”贾母道:“鸳鸯已认在你太太跟前,便该你太太作主,不知这个人年纪多少,怎生个样儿?”宝玉道:“包管老祖宗欢喜。说起这个人来,和我差不多。”王夫人笑了一笑道:“不害臊的,因是老太太欢喜了你,你就算是好的。倘然像你这样淘气,也是好的吗?”贾母也笑道:“果然像得宝玉来也就罢了,别他在这里胡说。”宝玉道:“老祖宗总不放心,说起这个人,老祖宗同太太都见过的,就是甄家宝玉。”贾母听了十分乐意。王夫人笑道:“琏儿媳妇回来,就说起甄老太太要和这里结一门子亲,到底被他们想了一个去。”正说着,见鸳鸯来了,大家一笑把话掩住,贾母自与王夫人另讲别的。

  宝玉心上又有事盘算,便出去叫小厮吩咐备马,往天齐庙去。扫红一面去叫马夫,焙茗问:“二爷这会儿到天齐庙去干什么?”宝玉和他说明缘故,焙茗道:“二爷要做法事,清虚观路又近,张道士到底敕封什么真人的。”宝玉道:“张道士讨人厌,不如找王道士去。”说着,马已伺候。宝玉带了焙茗、扫红,出门加鞭,径往天齐庙来。

  王道士见了,忙请安送茶,向宝玉、焙茗道:“二爷好久不到这里来逛逛了,记得还是同老妈妈来还愿这一会来过了再没来呢。”宝玉道:“王师父,如今的膏丹丸散越发行的远了呢?”王道士笑道:“托二爷的福,头里说的疗妒汤,二爷回去传给人家,可灵验不灵验?”宝玉道:“别讲这些话了,我今儿来和你商量正经事,要请几位法师,在庙里拜几天忏。”

  王道士问道:“二爷是荐祖,还是外荐?”宝玉摇头道:“都不是。因几个未出嫁的女孩子横死夭亡,要忏悔他们的意思。”

  王道士道:“这是要礼拜超生,宥罪忏悔,请羽士二十七位上表祭炼,法师在外。明儿做过太平火司醮会,就起忏,七昼夜圆满。”焙茗在旁道:“二爷不到清虚观,至至诚诚求找王师父,请的客师都要有讲究呢。”王道士道:“瞧不出,我王道士来往的师兄师弟都有些本领,所以西门外一带屯里住的人,到庙里来求驱邪镇宅符咒的,比王一帖名声还远。”

  宝玉答道:“这么讲起来,那刘姥姥家邻居出了怪,请你去镇治,可记得这件事吗?”王道士想了一想道:“二爷说的刘姥姥,年纪有七八十岁,在屯里住这一个刘姥姥吗?”宝玉点头道:“正是他。”王道士道:“他是老主顾,时常担柴到庙里来卖的,胡须是雪白的了,好精神。”宝玉听了这话,知他又是胡诌了,便忍住了笑问道:“为什么镇治那一家偏不灵呢?”王道士道:“二爷不知,这里头有个缘故。先前那一个庄子上请我去拿妖,拿住了一个螃蟹精,把他装在坛子里,封皮封了口。我捧着坛子走到鱼池边,只听里边开口问我几时放他,我随口应说,再到这里放你。说着把坛子撩在池里。谁料刘姥姥又请我去拿妖,偏偏这一家住的离池子不远,我一到池边,只见兴风作浪,水面上拱起晒扁大一个背脊来。我喊声‘不好了’,掇转屁股狠命的跑,才跑脱了。”宝玉道:“你不该跑呀。”王道士道:“怕妖怪赶上来吃了我呢。”宝玉道:“王师父,你是有法力人家才请你拿妖,你还怕妖怪吗?”王道士道:“不瞒二爷说的,大凡道士总姓不得王。姓了王,拿起妖来便有些咬手。”宝王问:“这是什么缘故?”王道士道:“二爷不见戏里唱的王道斩妖,闹得他有法也没法了。”说的宝玉同焙茗、扫红都笑的腰也弯了。

  王道士道:“别讲笑话了,正经请二爷把亡人的姓名、年岁开明,或死于刀,或死于绳,或是投河落井,留个底子好填疏头。”于是宝玉逐一向王道士说明。焙茗拉了宝玉到一旁,告诉道:“还有两个人,怕二爷忘了。”宝玉问:“还有那两个?”焙茗道:“不是多姑娘勾搭上了琏二爷,被琏二奶奶知道,多姑娘吃不住,一索子吊死的?”宝玉骂道:“放屁,这种混帐东西,也讲起他来。”

  焙茗哚着嘴就不言语了。”宝玉问:“还有谁呢?”焙茗道:“那一个也不说了,省碰二爷钉子。”宝玉再三根问,焙茗才又道:“这一个就是二姑娘屋里的司棋姐姐。”宝玉忙问道:“司棋出去怎么样死的?我还不知呢。”焙茗道:“就为他表兄潘又安逃走了又回来,司棋情愿嫁姓潘的,他娘不依,司棋烈性,撞破了脑袋。死的比投河奔井惨多着呢。”宝玉听了,蹬足叹道:“怎么有这样狠心的娘,连自己女孩儿也不疼的!”又暗暗想道,林妹妹不叫我改太虚宫的对联,果然风月债难酬,可不该这样点醒人家吗?那时候,我睁眼瞧着他出去,没法儿保全他,倒是我的罪孽了。呆呆的出神了一会,复又想出智能儿,虽已出了家,也是“薄命司”里的女孩儿,还该添上。于是因智能想到秦锺,脉脉关情,黯然回首,便去告诉王道士,疏纸上添了。

  焙茗上来催宝玉道:“二爷快回罢,瞧这天就要下雪了。”

  宝玉起身,王道士送出庙门道:“二爷公事忙,不必天天到这里,打发一位管家来也使得。”宝玉上了马,与焙茗、扫红赶回,当下就在怡红院袭人屋里歇了。

  次日,天才明,宝玉醒来听见老婆子们已在院子里扫雪,说道:“今年第一场雪下了那么大,足有一尺厚呢。”宝玉便叫起小丫头子问:“这会儿还下不下?”小丫头连忙出去掀帘子瞧,道:“已出了太阳了。”宝玉起身穿衣,袭人也着忙起来,伺候漱盥已毕,宝玉随便吃了些点心,先到蘅芜苑一转,见这些老婆子们各自带了苕帚,照分管的地界,将积雪扫开,已显出一条路来。便吩咐他们:“走栊翠庵这条路也要扫净,老太太去赏梅花呢。”说着,一路观看,正喜雪霁天晴,透起一轮旭日,照耀得琼楼琪树分外光明。

  从蘅芜苑来到潇湘馆,黛玉尚未起身,便到麝月屋里,见麝月正对着镜子梳头。宝玉放轻脚步走到背后站着,镜子里已照出两个人脸儿。麝月只管梳他头,并不回过脸来。宝玉便走到他面前向桌上拿起篦箕道:“多时不与你篦头了。”麝月便伸手过去把篦箕夺下,道:“如今可再不敢劳动二爷了。”宝玉道:“为什么如今不要我篦头了?”麝月带笑不笑的说道:“二爷爱弄这些,新的旧的要篦头的人还不少。”宝玉道:“你才在镜子里瞧见了我,为什么不理我?”麝月道:“我没瞧见。”宝玉笑道:“镜子里明明有我,怎么你瞧不见?”麝月道:“我这面镜子是黑的了,镜子里的二爷我就瞧不见。”宝玉道:“黑了为什么不拿去明一明?”麝月道:“不是镜子黑,是我这个人黑了,对照过去,连镜子都昏暗了。”宝玉听说麝月的话来,便道:“你别性急,少不得园子里头的镜子还要叫他明出几面来就是了。今儿请老太太到半仙阁去赏梅,你也跟着奶奶去闹热一天。”

  说着,转身便走出了潇湘馆,来到贾母处请安,道:“老祖宗高兴年年做‘消寒会’的,前儿史大妹妹这几个人,等天下了雪请老祖宗到园子里去赏雪看梅,凑巧夜儿下了这场大雪。

  我请老祖宗去赏了雪回来再做‘消寒会’,不知老祖宗高兴不高兴?”贾母欢喜道:“有雪有梅,就在园子里做‘消寒会’,再没那么映时景的了,何必定要在这里呢!见过你太太没有?”

  宝玉道:“先请了老祖宗,再到太太那里去呢。”贾母道:“你去对太太说,就打发人去请了姨太太,珍大嫂子那边也去说一声,今年大大的做个‘消寒会’。”

  宝玉得了贾母的话,越发兴头,忙去告诉了王夫人,仍回怡红院来。袭人见了宝玉,道:“如今遵潇湘馆奶奶吩咐,春衣冬衣虽然该晴雯、紫鹃他们经管,但是你在这里出去的,他们那里知道,天才下了雪,衣服也该添换,怎么一闪眼就跑了出去!”正说着,晴雯也来道:“我早上醒来,听说下了雪,知道二爷是起得早的,赶忙穿好衣服出来,谁知他已跑得没影儿了。今儿爱穿什么衣服早言语一声儿,让人家去翻腾出来。”

  袭人笑道:“有一件衣服他两三年不肯穿了,如今有了俄罗斯国匠人,可该拿出来穿穿。”晴雯听了,知道说的是孔雀裘,并会意宝玉所以不肯穿的缘故,便要去开箱找寻,道:“一个紫鹃是生手,我虽然经由过的,也隔了两三年,一时摸不着头路。”宝玉忙拉住晴雯道:“在自己家里换什么衣服?就是出门会客,你们手头找出什么衣服,我便穿什么,也值得费那么些力气?”晴雯道:“你自然不讲究这些,太太同奶奶们看见了,难免说我们不经心,底下须得同紫鹃费两天工夫,把箱子统翻叠过一遍,才有头绪呢。”袭人道:“我还有些记得,同你们找罢。”于是袭人便进去指点,开那一只箱。宝玉也跟着,见开了一只箱子没有孔雀裘,上面叠着一套乌云豹,宝玉道:“就穿这好。”晴雯取了出来与宝玉换上,听自鸣钟点子已交巳正初,忙传宝玉的饭菜,伺候用毕,然后各人都吃了饭。

  宝玉催他们快走,自己先到贾母处,见王夫人凤姐、宝琴、玉钏已在屋里,不多时便有尤氏带了佩凤、文花,并邢夫人薛姨妈香菱陆续到来。贾母早命王夫人打发人到园子里止住他们,说:“地上扫不尽的雪凝冻滑擦,不必到这里来回的跑。”所以园子里的人在半仙阁等。

  这里凤姐鸳鸯两边两个人扶了贾母,一群人簇拥着步出园门,早备暖轿在门首伺候。贾母坐了,一径抬至半仙阁下轿。

  李纨宝钗、湘云这班姊妹早迎了出来,一同进内。贾母先在阁子底下瞧了一瞧,然后慢慢步上扶梯,见屋子里居中炕榻上安设一位独坐垫,贾母便叫添上一副坐垫靠枕。薛姨妈坐了客位,细细瞧阁子穷工极巧,彩饰焕然,便道:“我记得,这一座门子里向来没有上来过呢。”凤姐在旁笑道:“这是宝兄弟的孝心,因要请老祖宗来看梅赏雪,嫌这里没个坐落地方,夏天才动工起造的。”贾母欢喜道:“就是太富丽了些,想起来这窗子也必得用玻璃镶嵌才有趣。若别的窗子装在上头,望到外面去就瞧不见,推开了窗未免风冷,这定是宝玉的盘算了。”

  薛姨妈陪笑道:“难得哥儿的孝心,想出这样布置,也亏他们一时就找出那么大的玻璃来。”贾母道:“咱们何不把炕榻抬过去,靠近窗子些瞧的才清楚。”

  一句话,早有七八个家人媳妇过来,动手把炕榻移近窗前,贾母薛姨妈照旧坐下。薛姨妈道:“这么着,果然满园子的雪景都瞧见了。那一带的红梅开在雪里,觉时分外红的有趣。”

  贾母道:“咱们上了几岁年纪,老眼模糊,下雪后赏梅也这配看这些红的,再别听他们说梅花是白的雅静,对着白茫茫一片,只好闻些香,那里还瞧出花来呢?”薛姨妈道:“不要说老太太享了那么大的寿年,我还赶不上老太太一半年数,这一带梅花变了白的,怎么认得清这是梅那是雪呢?”

  贾母正和薛姨妈闲话,凤姐过来回道:“今儿老祖宗爱瞧戏,还是听清音,就去传他们来。”贾母薛姨妈道:“咱们瞧几出戏热闹些,连清音班也传了来,可怜他们天天拘束在那里,叫都来瞧瞧这新阁子,散荡一天。”凤姐忙叫人去传,一时两班女孩子都到,贾母薛姨妈随意点了两出戏。因天冷,恐贾母不耐烦熬夜,早就摆开筵席。坐的是薛姨妈贾母、邢、王二夫人、尤氏、李纨凤姐史湘云薛宝琴李纹李绮迎春探春惜春鸳鸯、玉钏、黛玉宝钗宝玉,纱子外四席是香菱佩凤、文花、平儿、晴雯、紫鹃袭人莺儿彩云翠缕麝月秋纹侍书素云雪雁同贵、文杏、入画这一班人。琥珀、玻璃翡翠轮替出来伺候贾母,晴雯、紫鹃又拉了各位姑娘带来的丫环随便入座,坐的地方一色玻璃窗子。贾母最喜欢热闹的,满阁子里一瞧,道:“我记得上年没做‘消寒会’,今年做的比往年有兴,也算补了上年的亏缺。”

  说着,向纱子里面一瞧,道:“那黑鸦鸦坐的半屋子都是些什么人?”凤姐陪笑道:“那都是跟姑娘们的丫头,同咱们自己家里的。林妹妹叫都来伺候老太太,赏他们也乐一天。”

  贾母道:“原该是这么样,我记得当年,先你爷爷晚上叫宝玉的老子念书,讲的什么《孟子》上的‘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

  众人从没听见贾母讲过四书,犹如听贾政讲笑话一般。又听贾母把四个乐字都作圈声念了,先是湘云怕要笑出来,拿手帕子握了嘴勉强忍住,便寻话向黛玉道:“大嫂子摆酒这天,你们换出新样儿来孝敬老祖宗。今儿可能再想出什么法儿来,算你们好的。”宝玉道:“文花姑娘唱的好小曲,佩凤姑娘会吹萧,不是珍大嫂子叫他唱,怕未必肯。”凤姐听道:“我去说去。”便站起身来到那边席上,向尤氏附耳说了两句话。尤氏便叫文花过来,要他唱曲。文花笑着摇头,凤姐笑道:“我看珍大嫂子瞎碰了这个钉子怎么下台?”宝玉道:“文姑娘唱了曲,我串一出戏文给你们瞧。”说着,便叫清音里的孩子取了一枝箫来交给佩凤

  凤姐两只手拉了他们两个,到贾母炕榻旁边道:“珍大嫂子叫文花姑娘唱小曲孝敬老祖宗来了。”贾母笑道:“我就爱听这个。”便叫他们在小杌子上坐了,戏文暂且煞了台,文花再不能推辞,只得唱了一支。刚才戏文正唱《神亭岭》孙策大战太史慈,大锣大鼓煞了场,忽听莺声婉啭,一缕清音袅如散丝,和以箫韵悠扬,觉分外悦耳怡神。听的贾母乐了,又叫接唱两支。凤姐道:“老祖宗,听文花姑娘唱的曲儿,比刘姥姥的高底儿响叮当怎么样?”一句话引的贾母也笑起来。

  贾母又问了他们几句话,文花、佩凤然后退下。文花眼睃宝玉微笑,道:“你的戏不唱,我可不依你的。”湘云便要宝玉与晴雯同唱《小宴》。晴雯发急道:“史大姑娘,你别闹我了,老太太、太太都在这里,算什么呢!我本来是病西施,如今一唱戏,倒真成了醉杨妃了。”湘云道:“原是为老太太在这里,变法儿要他乐一乐,包管太太再不说你什么就是了。”

  于是平儿紫鹃这班人你拉我扯,拥晴雯到戏房里扎扮起来。

  宝玉扮了唐明皇,一出场刚唱了“天淡云闲”四个字,晴雯脸上臊,走不出来,重又回了进去,害得满座的人都交头接耳笑个不止。那时蕊官要接唱《埋玉》,已扮就身子,便上场替了晴雯。贾母叫琥珀取眼镜带上,钉着眼把扮唐明皇的瞧个仔细,道:“这不像是宝玉吗?”王夫人道:“可不是这混帐东西吗。”

  凤姐忙陪笑道:“宝兄弟就为老祖宗瞧这班子里几个孩子都烂熟的了,想法儿自己上场,这才真是斑衣舞彩呢。”贾母笑道:“他多早晚儿学会了这个?在自家家里玩儿也没有什么使不得,便是他凤姊姊说的,也算这孩子的孝心。太太你别说他淘气。”王夫人只得陪笑应了一声“是”。薛姨妈也笑道:“托老太太的福,带挈咱们瞧瞧哥儿的戏还不好吗?”

  一时《小宴》进场,宝玉卸了妆,藕官自同蕊官接唱《埋玉》。宝钗道:“我最不爱瞧这种戏。唐玄宗平日养痈为患,仓卒避兵西蜀,不能保全一妃子。‘此日六军同驻马,当时七夕笑牵牛’,该有李义山的诗句讥诮他。什么戏串不得,要唱这样颓丧的戏。”湘云道:“宝姊姊,你自己不会唱,二哥哥白唱给你瞧了,偏有这些讲究。”宝钗道:“我原不会唱戏,我会唱是要唱《琵琶》、《荆钗》里节义可风的戏文。”湘云道:“词曲一道,流品本低,戏场上的忠臣孝子,不过是优孟衣冠。所以诗集中宁存温李淫靡之词,不选青史流芳之戏曲。至于陶情取乐,无可无不可,难道定要唱钱玉莲投江,赵五娘吃糠吗?”宝钗道:“你们听云丫头的话,不知说到那里去了,真可谓强项矣。”

  探春道:“咱们别再讲戏了,就听史大妹妹的话,玩品实是高的。他同二哥哥两个闹了半年的诗社还没闹成,如今年也近了,趁这新阁子落成,人也齐全,咱们到这里来起一社好过年。明儿的东就算了史大妹妹的。”宝玉听了欢喜道:“亏是三妹妹提醒,闹了几个月戏,竟把这件事忘了。咱们何不就定了明儿?迟了一两天,怕满园子里雪被太阳收拾了去,减了梅花的精神,就扫了咱们的诗兴了。先算算有几个人。”宝钗道:“先前诗社里头的人都在这里,没短一个。”黛玉道:“还添了琴妹妹、纹妹妹、绮妹妹、香菱四个人。”探春道:“可巧二姊姊昨儿回来了,还要拉大嫂子在那里。”李纨道:“贺林妹妹新婚诗,我胡诌了几句。你们起诗社,别拉扯我。”宝钗道:“大嫂子不高兴,这里人也够了。”当下约定。

  席上传杯弄盏,极尽欢娱。不多时,阁子内外已点上灯。

  贾母高兴了一天,未免有些倦怠,向薛姨妈道:“这会儿瞧到外边去,恁什么白的红的都不见了。”一面叫凤哥儿再让姨妈几杯酒,薛姨妈道:“今儿陪老太太已吃的不少,咱们也该散了,请老太太去歇歇罢。”当下凤姐忙催端饭,各席上点景用了些。丫头、老婆子们争先掌灯,先有许多人上前扶贾母下了梯子,出了半仙阁,各自散去。

  宝玉黛玉回了潇湘馆,黛玉道:“今儿宝姊姊和史大妹妹两个人的话,史大妹妹果然是诙谐游戏之谈,宝姊姊亦非守矩循规之论。你虽然在家里逢场取乐,传扬出去,到底有碍官箴,非金马玉堂人所宜蹈此。”宝玉道:“那怕什么?我同年里头就有好几个会串戏的。柳湘莲二哥最爱串戏,他还做了神仙呢。既是妹妹这样说,我不玩这个就是了。”说着,便涎脸儿过来与黛玉代除簪珥,道:“我不串戏听了妹妹,这会儿妹妹也要听了我一句话。”黛玉道:“有正经话尽管请讲。”宝玉笑道:“就是前儿看见元史上讲的,我也和妹妹参一参秘密大师乐禅定。”黛玉乔嗔带笑,把宝玉推开道:“你今夜才到这里来歇,又要参什么禅?我也多吃了几杯酒了,快替我安安顿顿睡觉罢。再来闹我,要撵你出去了。”话未完,听得自鸣钟上已打了四下。宝玉道:“果然时候不早了,明儿还要起早呢。”当夜无话,就寝。

  次日清晨起来,王道士已经打发人来通知起忏,赶忙到天齐庙拈了香,瞧了供的疏纸是尤三姐金钏司棋可人、智能,另立一疏超度秦锺,果有二十七员羽士在后殿上志心朝礼。

  宝玉并不久坐,留寿儿双瑞两个小厮在庙里照应,自己带了焙茗、扫红回府,径进园子里,先到潇湘馆,见诗社里人都已齐集。黛玉先叫人去和柳家的说了,今儿的东是史大姑娘的,照昨儿的菜一样备三席,暗里又替湘云给了钱。当下雪雁忙催传二爷的饭,才一叠连声应了出去。宝玉见里间屋子里秋纹五儿两个还未吃完,便坐下把他们剩饭残菜胡乱吃了些,众人见了都发笑。湘云道:“二哥哥今儿真忙的连吃饭工夫都没有了。”

  说着,一群人同宝玉来至半仙阁。黛玉道:“昨儿因老太太步履不便,都坐落在第二层阁子里。今儿可要更上一层,我已吩咐他们把火盆铺垫安排停当。”早有宝玉跑在前面,引众人上了第三层阁子,见四面也是一色嵌镶玻璃窗。临窗远眺园中山坳、水曲、树木、桥亭,一览无遗。

  湘云道:“这会儿瞧起来,越显出芦雪亭即景诗:‘象伏千山凸,蛇盘一径遥’这两句描摹入神。”宝琴道:“雪里红梅,果然另有一种丰韵。‘天赐胭脂一抹腮’,未足尽其妙处,怪不得老太太夸他比白的强。”探春道:“文花姑娘的艳曲亦可为红梅生色。”湘云道:“别尽闲话了,先拟了诗题,大家好诌两句。你们不瞧对子上的,就便没有诗魂,难道诗屁也不放一个?”说的众人都笑起来。宝钗道:“我瞧他的对联,不如用邢大妹妹这两句:‘绿萼添妆融宝炬,缟仙扶醉跨残红。’”黛玉道:“琴妹妹的‘闲庭曲槛无余雪,流水空山有落霞’,越发超脱的,配这阁子上对句。”宝玉拍手道:“果然,我倒忘了他们这两句了,明儿把我的除了,挂上他们的。”

  湘云道:“这又何必毁你的呢?瞧这里该用对子的地方还不少,再挂上两联就是了。这会儿且别讲对,拟题要紧。”宝琴道:“今儿的诗题,本地风光,自然脱不了梅花。”宝钗道:“咏梅花的诗太多了,凭你怎样翻新,总不免拾前人牙慧。”

  探春道:“咱们也像头里咏菊,如忆梅、访梅、种梅,多拟几个可不好?”黛玉摇头道:“题先犯了抄袭的病,有何趣味?我倒想得些好诗题在这里。”宝玉道:“妹妹既有好题,快讲出来给咱们听听。”黛玉便提起笔来,接连写了二十余个,就是张功甫《论梅》二十六品。众人看了都道:“好,这几个题却不见有什么诗,说的仍是梅花,妙在转了一个弯子,题目就新鲜有趣,该有好诗。”宝玉道:“别如先前,凭各人自己去拣,我有一个条陈在这里。”说着,便写了二十六个阄,叠拢盛在盘里,叫各人去拈。

  湘云先去拈了三个,黛玉道:“再没他猴急,我让了你不算为奇。”说着也去拈了三个。香菱忙推宝琴道:“姑娘还不快去拈,停会儿盘子里的阄儿完了。”说着便动手去拈了六个,分给宝琴一半。随后探、纹、绮、岫、迎每人拈了两个。宝钗瞧盘子里只剩了四个阄子,还有宝玉未拈,只得去拈了两个,剩的让与宝玉。各人仍去赏玩梅花,暗暗把所拈的题搜寻佳句。

  黛玉道:“今儿不必刻香为度,不许给烛就是了。”探春道:“刺绣才添一线的时候,这两首诗也够咱们玩儿了。”

  那边岫烟指着窗外道:“你们望到栊翠庵里,可不是都瞧见的。四妹妹不知在里头干什么?今儿请他也不来,早知他去住了这里,起造阁子可不用告诉妙师父了。”宝玉道:“幸亏先去说一声,不然前儿他这一走,倒疑心有别的意思了。”

  黛玉道:“你们尽仔说话,我的差不多完快了,等掌上灯收卷时就不接你们的卷子呢。”当下被黛玉提醒,各自索句挥毫,不多时众人都已落稿。互相观看,先念黛玉的诗,道:

  轻烟飘摇步(屉木)九疑峰,烟细浮蓝径不封。

  指点林霏非近市,分明仙艳好寻踪。

  为怜香断笼纱浅,小障春寒着月浓。

  领袖众芳清韵远,回看九点百花丛。

  薄寒

  雪蕊琼英勒北枝,小寒春信故迟迟。

  冲将有意还思放,清到无言更不知。

  玉倩谁温皴未甚,花堪共笑冷犹持。

  诗情羞似何郎健,学把寒香沁入之。

  林间吹笛

  何处梅花一曲终,萧然身已到山中。

  影随声写寻常月,吹引香飘断续风。

  人倚画楼花笑俗,鹤归云径雪初融。

  贞心试罢湘江竹,落寞林间万籁空。

  又念湘云的诗,道:

  细雨

  徘徊月地共云街,既趁新晴雨亦佳。

  银线润沾迎岁管,宝珠香溜辟寒钗。

  凝脂余湿明如洗,倚竹无声净欲揩。

  定有咏花人过访,春帆摇曳水云涯。

  疏篱

  窈窕篱根露藓斑,分明琼树影班班。

  枝高花自重重密,竹细藩仍处处闲。

  坐久香清筛夜月,梦回林静逗春山。

  归舆图画梅边照,冗处青镂笔尽删。

  孤鹤

  癯然素影共寒林,梦绕清香恰在阴。

  爱尔形单偕古意,羡伊影冷独知音。

  孤山巢阁云中翅,明月扬州物外心。

  鸡唱午前群众众,溪桥闲步自孤吟。

  又念探春的诗,道:

  晓日

  曙报铜钲挂古梅,殷勤送暖百花魁。

  横斜素影金乌近,睡起新妆宝镜开。

  同梦余情随晓逐,北枝半面破寒来。

  晴窗细玩华光淡,药向孤山旭照回。

  石枰下棋

  岂是偷闲诮野狐,寒窗梅影不须辜。

  高情宁借文犀饰,冷韵何嫌三百枯。

  落子闲睡鹤,空林寂寂倦花奴。

  谈余细检枰闲局,几笑清音雪共输。

  又念宝琴的诗,道:

  膝上横琴

  修来生已是同根,恰按梅花断古痕。

  鹤步林间亲玉指,鸿飞霞表伴冰魂。

  挥弦韵绕山中树,顾曲人来竹外村。

  延伫停琴容膝处,雪消金镜已黄昏。

  松下

  昔年盟订岁寒交,访竹还殷问鹤巢。

  荫满冰魂筛日影,香随麈尾透林梢。

  相逢袂向涛边拂,欲赠钗留月夜抛。

  六旦五辰惊艳息,何如清节两蓬茅。

  佳月

  云净香清憩小窗,湛然仙迹已心降。

  古来明月秋三五,镜里寒梅此一双。

  姊自有情怜独夜,卿宁无梦伴春缸。

  问谁一样寻常看,睡起参横又怅双。

  又念李绮的诗,道:

  澹云

  妒罗妙鬘弄晴微,淡衬新妆月下妃。

  慢席林梢空蔼蔼,浅笼花影现霏霏。

  无心应惜仙衣湿,带笑随看玉叶霏。

  愿祝慈云宏瑞荫,莫教清艳早春归。

  明窗

  问君春信寄如何?静对疏帘梦欲过。

  忽见一枝横瘦影,恰教两地泛金波。

  堂前树玉辉相照,亭畔栽红艳毕罗。

  此日广平援笔处,寒窗对景冻频呵。

  又念香菱的诗,道:

  苍崖

  山磴寻花路复南,鞭停彳亍近烟岚。

  树挨苍厂春稠叠,苔染清香境蔚蓝。

  玉瘦凝峰排六六,枝疏瞰径漏三三。

  此中孰占风情尽,笑对巉崖一静参。

  扫雪烹茶

  梅英雪影共春妍,习习清风意欲仙。

  山径客来童乍扫,瓦铛鹤避茗初煎。

  低分虚白通幽处,细嚼寒香继火前。

  锦帐高儿群羡美,笑余花隐掬冰泉。

  微雪

  漫道凌寒属素裙,银花未许过纷纷。

  洒枝岂逊三分白,皱玉还开一片云。

  惯惹霜禽偷俊眼,笑疑青女弄清芬。

  金樽檀板心难醉,雪里吟香乐我贫。

  又念宝钗的诗,道:

  铜瓶

  更深许与伴疏棂,满屋幽香一古瓶。

  垤起沙斑金作屋,枝攒雪影玉为屏。

  寒花不事官哥媚,清韵还宜我德馨。

  绝妙涵春君姓氏,檐前笑诵撷英名。

  纸帐

  巡檐料理聘红妆,宝帐春愁剡玉光。

  减却罗浮风露冷,催将官阁海苔装。

  月明鉴彻惟知薄,树密裁成梦亦香。

  自笑鸳鸯债未了,与君偕隐且联床。

  又念李纹的诗,道:

  竹边

  锦绷匝地涌檀栾,数点春光画里看。

  荫满横斜声簌簌,香浮蓊债影珊珊。

  幽居相对超尘俗,自倚无言忘岁寒。

  幸不折来伤古意,此君应与报平安。

  清溪

  浮光如许净无尘,为有贞姿接水滨。

  四顾凭谁传玉照,一泓差许结芳邻。

  镜中淡写凝妆晓,篱畔疏涵漱影颦。

  偶点波心花瓣瓣,寒香唼喋沁游鳞。

  又念迎春的诗,道:

  珍禽

  梨云落寞梦如何?啄宿飞鸣性自舒。

  香惹绿毛频采采,隐随皓翅共与与。

  可人最是寻芳蝶,幽径偏来踏雪驴。

  寄语江南何逊道,护花鸟已惜花疏。

  夕阳

  未信诗成雪又稠,晚晴春色更清幽。

  斜阳酒肆人初倦,薄暝山家屐尚留。

  俨赐胭脂凭一抹,何来瘴雾足千愁。

  寒鸦不住林间噪,好趁曛黄把盏酬。

  又念岫烟的诗,道:

  小桥

  是否仙源白玉溪,寻来略□卧平堤。

  逶迤水曲通林薄,绣枕香迎过竹西。

  驴背寒吟苔径窄,鸭头春涨石梁低。

  花光人迹涵清浅,伫听噍嘈隔岸啼。

  绿苔

  叶未生枝绿未成,春苔绣绮碧铺平。

  龙眠借得三分古,蟾度相于五夜明。

  欲费平章随意坐,不长扫净益香清。

  氍毹阁外花阴敞,休遣青苍屐齿迎。

  宝玉见众人都完,便赶忙写道:“多谢你们留了两个给我,也赶上了。”一时写就。众人来念宝玉的诗,道:

  晚霞

  蹇驴向晚步山家,遥指红绡一缕斜。

  树老远分夭矫势,夜寒预借绮罗遮。

  萧萧飞鹜孤山岭,隐隐归帆绿水涯。

  按罢落梅花一曲,更谁琴里听残霞。

  美人淡妆簪戴

  谁缘梦里怅花娇,想像罗浮淡淡描。

  数点香欺红两颊,一枝春压翠双翘。

  人来月下明华(钅念),韵绕林间影步遥不羡辟寒金饰贵,花生云髻灿裙腰。

  众人看毕,湘云道:“这一社是怡红公子得手了。”宝玉也去看了各人的诗,道:“你们都比我强,是不用说的了。我就服香菱姑娘的诗,怎么长进的这样快,公然是一位老手。在这诗社里,可以颉颃群生。”湘云道:“二哥哥你不知,他是拜在潇湘妃子门下,早有‘绿蓑江上秋闻笛,红袖楼头夜倚栏‘的佳句,没有瞧见吗?”黛玉道:“他是青出于蓝的了。正经咱们的诗该去请教一个社外人评一评。”湘云道:“社外人,现有一位诗翁,可去请教他。”众人问是谁?不知湘云指出那一个来,且看下回分解。 回《红楼梦补序》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