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评论

过除夕了结绛珠缘 撕改册惊醒红楼梦

红楼梦补
0 54

  话说黛玉要把各人的诗请教社外人评阅,湘云指出一个人来,大家问他是谁?湘云道:“就是我和潇湘妃子在卷篷底下联吟,他来续完三十多韵五律一首的槛外人。”宝玉拍手道:“果然想的不错。既是那么,要一手誊了出来,不必提明那一首这一首是谁的,就这二十六首诗,秉公定了甲乙,看谁的压卷。”湘云道:“我猜妙师父评起来,还推《薄寒》这一首为全璧。”黛玉道:“你的《细雨》收这两句,用梅花诗‘定有咏花人’五字,想要拍到细雨上甚难,下句忽接‘春帆’二字,竟把细雨直抬出来。同邢大姊姊《绿苔》第三联一样,皆用成语,却极自然,可谓神妙直到秋毫颠了。”宝玉道:“史大妹妹的‘坐久香清’、‘梦回林静’,一个‘筛’字,一个‘逗‘字,直把疏篱刻划入微,也敌得住了。就是纹妹妹的‘幸不折来’四字,用杜少陵《看梅》诗,恰好接上竹‘报平安’,巧也巧极。”宝琴道:“二哥哥的‘一枝春压翠双翘’还不出色吗?”探春道:“便宜了二哥哥,偏留这个他得意的题给他。”

  香菱道:“你们要写,我就带去,明儿早上可有了。”黛玉道:“忙什么?你去消消停停写就是了。认真像举子入了场,要紧看榜吗?”当下丫头们收拾开了笔砚,管家媳妇上来安放杯箸,各人随便坐下。

  黛玉先笑道:“我有一句话,告诉枕霞旧友。昨儿闹了一天,今儿又接下去拢了一社,扰了你的东,也算尽兴的了。可惜,借东风的人倒没有在座。”众人听了一笑。黛玉又道:“这会儿再要猜枚行令,闹这些讨人厌的事,可不能遵教的了。”

  湘云道:“不借此消消长夜,你赶紧回去,到底有什么干?既是你厌烦这个,可叫清音女孩子来唱几支昆曲,这样冷静酒可吃不惯。”众人都道:“这倒使得。”一时唤到庆龄、遐龄这班人来,斟酒唱曲,畅叙尽欢。又在席上取各人做的诗互相评论一番,约交二鼓已散了席,书不冗叙。香菱次早起来,便把二十六首诗端楷誊清,交与黛玉,打发老婆子送到太虚宫去了。

  这里宝玉连日又到天齐庙走了几趟,至忏事圆满,完了心愿。看看残冬将尽,荣府料理过年大小一切事务,正在忙乱。

  所有发给族中银本,陆续发运开张,除承领总数已经结算外,尚未送到支用清册。若起造太虚宫及彩饰宗祠房屋工料细帐,济贫四局支销费用,须逐一查对找发。又添了许多庄子上完纳租税,也要查销发给各仓廒上分别收贮。还有北靖王、南安郡王、乐安郡王、永昌附马、锦乡侯、临昌伯及诸王亲、荫袭、勋戚世交,平日来往文武官员仕宦之家,以至亲友宗族,皆须查照馈送年礼旧规,从丰备送。荣禧、荣庆堂,各院落堂屋、书房,贾母王夫人处,及园内潇湘、蘅芜、怡红三院,嘉荫堂、缀景阁、秋爽斋、紫菱洲,并常有人坐落之处,添换灯彩铺垫,早有经管家人媳妇开单回明凤姐置备领价。家塾代儒束,门客相公詹光、程日兴、王尔调、单聘人、卜固并各伙计劳金,分别查明找送。厨房买办,及各行当领帐,过年家人媳妇、老婆子、丫头、小厮们赏赐,亦须按照预备给发。诸如此类,年前应办之事,不下几千百件。凤姐平儿两个振作精神,尽心办理,每夜熬至更深,毫无倦意,不比先前这一两年,多病心烦,苦于支持。

  独有宝玉给假在家,清闲无事,外边不是十分要紧地方,亦不出去应酬,惟天天到贾母王夫人处请过了安,只在黛玉宝钗,并晴、鹃、莺、袭这几个人屋里玩笑适情。有时也到紫菱洲、秋爽斋,与湘云、岫烟、探春姊妹叙谈。

  一日,到湘云处见剪了满桌的五色碎绢,宝玉笑问道:“你们在这里做什么?”岫烟道:“老太太留史大妹妹在这里过年,前儿打发老婆子到他家去告诉这句话,他婶娘已应许的了,他高兴起来,要我和他扎百花灯,明年过灯节玩儿,还要你们大家从他的兴呢。”宝玉听了,喜之不胜,道:“我也想玩这个。”便叫翠缕:“去潇湘、蘅芜请两位奶奶,同三姑娘、大奶奶屋里两位姑娘,都到栊翠庵去。说我和你姑娘同邢大姑娘都在那里等着呢。”湘云道:“为什么要到四妹妹那里去?”

  宝玉道:“四妹妹静守禅关,前儿诗社里都不肯随兴,咱们偏要去闹他。”说着,便催同走。

  当下三个人来到栊翠庵,见惜春煮茗围炉,炕桌上摊了一张本色纸,入画在旁研墨,在那里白描“除夕卖呆图”。湘云道:“四妹妹倒先在这里写应时景的画幅了。”惜春搁笔让坐。

  不多几句话,早见宝钗黛玉李纹李绮探春陆续都到。

  湘云笑道:“你们瞧,发符召将也没那么快。翠缕算是二哥哥一员旗牌,令箭传去,两位奶奶火速的赶到辕门听令了。”宝钗道:“我们只道四妹妹这里有什么商量的话,所以就赶了来。到底你们又要干什么呢?”

  宝玉道:“刚才我见邢大姊姊、史大妹妹在那里扎百花灯,咱们各人想出一件来,预备明年闹元宵。”众人听了,也都高兴。李绮道:“邢大姊姊扎百花灯,我扎‘双凤云中扶辇下,六鳌海上驾山来’赛他。”宝钗道:“我扎四十匹竹马,叫小丫头们骑了串马灯。”黛玉道:“我扎四十座灯台阁,扮的‘安福门宫女踏歌’、‘乐昌宫主破镜重圆’、‘白马驮经’、‘青藜照读’这些故事,都要本地风光。”探春道:“我去定制几十架烟火,助助你们的灯兴。”李纹道:“你们都在陆地上玩,我要玩到水里去。扎几百盏荷光灯,从荇叶渚一带放下去,也不教寂寞了碧水寒流。”宝琴道:“我还要玩到天上去,大大小小糊起几十个风筝来,带上彩灯,把风筝放高了,连园子外头的人都瞧见呢。”

  宝玉笑道:“都被你们想了去叫我换出什么样儿来呢?”

  探春道:“人家费了多少心思力气闹起这些玩意儿来,二哥哥现现成成瞧热闹倒不好吗?”宝玉道:“到底自己也要想出些玩儿来。我记得娘娘省亲那一年,正是灯节,园里头树株枝上都有点缀,如今叫他们见什么树就扎什么花缀上。剪彩为花,缕丝作柳,其间颜色红绿相映,好比羯鼓一催百花齐放,较那一年还要新奇异样才有趣呢。”

  话未完,李纨到了,原来李纨惜春这里邀了众姊妹过去,以为罕事,走来一问,众人告诉他缘由,宝玉便要李纨也来随兴。李纨道:“我是稻香村本色,就在门前扎些‘田家乐’故事灯罢了。”黛玉道:“史大妹妹何必自去动手?你纵有巧思,也要费工夫。像你这样玩起来,不是取乐,竟是讨苦吃了。只要大家出个主意,我和二嫂子去说一声,叫扎灯匠依样做起来,什么灯彩不齐备呢?”大家都道:“这样简截。”

  宝玉惜春静坐不发一言,便道:“四妹妹,庵里也该布置些什么,请老太太来瞧瞧,别太孤寂了。”惜春道:“一定要瞧我的,明年元宵,等你们尽了兴到庵里来,我便仿叶先师故事,结起一座虹桥,同你们上桥赴广陵一游。”众人都疑惜春谎言,惟有黛玉半信半疑,道:“四妹妹果然显出仙术,带挈我俯览芜城风景,好比又回了家乡一趟,感不胜言。”宝玉也欢喜道:“四妹妹果然比众不同,把他们的都赛下了。”湘云道:“你们自上扬州,我在园子里玩我的灯。”

  这里众人还坐着讲些闲话,宝玉便当一件正经事,赶忙出了栊翠庵来到凤姐处告诉了,要凤姐也随他们鼓起兴来。凤姐道:“唉呀呀!原算你们会乐,你不瞧瞧摊了一桌子,天天一个三更。亏大嫂子不来帮帮我,倒同你们闹起这些来。”

  正说着,院子里老婆子报道:“东府里大爷过来了。”一时贾珍走进,凤姐宝玉连忙起身让坐。贾珍凤姐正在查算帐目,两个小丫头手里捧了两络子帐本站在旁边,平儿也帮着核对,便笑道:“我知这几天妹妹忙坏了。”凤姐道:“过年的事,按着老规矩,倒不费什么。前儿大哥那边送来的彩饰祠堂工料帐,知道是大哥经手的,不用细查,不过瞧了瞧后边总结就撩开了。这里头局同工程上的支销帐,不能不细细查一查,也差不多清楚快了。”贾珍道:“那边的工费都是我同蓉儿亲自料理,他们也不敢浮冒。我先核了一核,驳正了才送过来的。”

  凤姐道:“近年来大哥那边事情也忙,又累大哥多费这一番心。正是,前儿蓉哥儿到礼部里领出来的春祭银两,老太太说横竖要大哥经手办的,往后领出来就留在那边,不必送过来。”

  贾珍笑道:“老太太原是优恤小辈要省事的意思,我叫送过来,也不过要他老人家欢喜,瞧瞧着‘皇恩永赐’四个字。既是老太太那么吩咐,底下领了银子来,告诉一声就是了。”凤姐又道:“今年庄子上来的野味分了许多过来,别那边不够分派。”贾珍道:“那里的话!乌进孝这老头儿自己也不来,因是今年的收成足有十分,租籽也完得好,送的礼更丰盛。咱们族里这些人,往年等不到缴租籽的时候,先猴头吊颈的进来打探了几趟,今年到如今还有好几家子没来领。再等几天,只好打发人送去,完毕了这件事好过年。今儿这来有一句话同妹妹商量。好多时没有请老太太、太太同妹妹们过去坐坐,一来因这里的事情忙,又想不出什么新奇玩耍,不过外头去叫一班戏进来,就是这几出戏也瞧熟的了。前儿在老裘家赴席,见一班跑马卖械的女孩子,人都长得干净,他们对跑换马,又在马上耍的什么丹凤朝阳,黄莺穿梭这些牌儿名,还有翻云梯、上高竿、十锦杂耍,比瞧戏新鲜一点。那边桂香厅箭道子里头,先前宝兄弟在那里射过鹄子的,马也跑得开。大家过去乐一天,不知老太太赏脸不赏脸?妹妹这里的事暂且搁得一天……”贾珍话未完,宝玉接口道:“我在外边也听说这一班,果然大哥哥想的到的,老太太一定爱瞧的。”凤姐道:“只要老太太高兴,断没有不陪着过去的。”贾珍站起身来道:“我过去见见老太太。”说着,便同宝玉贾母屋里去了。

  贾珍才出去,贾琏进来道:“咱们老爷升了,任上还有书子来。我去见了老太太回来再说话。”贾琏便往贾母处来,与贾母叩喜道:“孙子刚才在吏部里头,听见军机处有信出来,老爷升了河南臬司,接到廷寄就要进京陛见。扣算日子起来,赶灯节前可到。老爷任上还有书子。”说着,向怀里掏出,先念了贾政贾母请安禀帖,再将家信念与贾母听了。信内的说话,“家中可喜之事备已知悉,皆赖祖宗福荫所致。不可因手头宽裕,任意骄奢。宝玉给假在家,慎勿以游嬉为事,荒废词章。时下外官州县难做,将来朝试散馆,一放外任,伊年幼无知,甚为可畏”等语,贾母听了道:“老爷信内为什么不提进京的话?”贾琏道:“老爷发信在先,还不知有升转一事,所以未曾提及。”贾母点点头。贾琏又笑向宝玉道:“宝兄弟,可听见了吗?”宝玉贾琏念家书说到训饬他的话,早已站了起来。此时贾琏提了一句,只得应了一声“听见的了”。贾珍在旁接口道:“论宝兄弟的学问,也断不至此;况且圣恩优渥,知他年轻,未谙民社,一定多留在瀛署多年,易于升转。那是老爷的过虑。”贾母听了欢喜道:“正是。珍大哥,你的宝兄弟也算亏他的了。他老子自己任上的事情也繁,何必这样操心!儿孙自有儿孙福。不是我自己说这句话,如今算起来,寿也有了,福也享了,我欢喜的孙子、重孙子都中举做了官了;不遂心的事,都遂了心了;家里意外的喜事也瞧见了。仰赖上苍保佑,皇恩祖德,天高地厚,还要盘算什么?只顾乐我的就是了。你今儿来请我过去瞧跑马卖械,算起来年底里也没有日子了,过新年再瞧罢。”贾珍应了一声“是”,又和贾母说了几句话,然后站起身来,退了出去。贾琏宝玉都送了贾珍宝玉自回园子里来。

  闲话少叙,连日就有亲族交游到来贺喜,贾琏支应。非宝玉的同年至好,也不出去应酬,只躲在园里头玩耍。一日,闲步到紫菱洲来,见黛玉宝钗先在那里瞧湘云扎灯。宝玉道:“凤姊姊已分付,叫外边灯彩匠赶紧扎去,你又在这里忙什么?”湘云道:“我知道。横竖尽闲在这里,我是扎几盏来玩我的。听见珍大哥也传了精巧匠人在那里扎灯,请老太太过去瞧跑马卖械,自然咱们都要跟着去的。我一天盼一天过了年,好瞧热闹。”黛玉笑道:“我也盼四妹妹带挈我上扬州呢。”宝钗道:“瞧你们高兴,到那时候偏偏老爷回来了。”宝玉道:“只要老太太高兴,请了老太太来玩咱们的灯,乐咱们的。老爷回来,陛见过了,也没在家耽搁的工夫,那里还来查察!”

  湘云道:“咱们的诗,妙师父为什么留住了还没送回来?这里打发个人去问声才好。”黛玉道:“别去催他,这会儿没有送来。一定他留情,要和我们二十六首呢。”

  正在闲话,只见薛姨妈的丫头同贵来找宝钗,说:“大爷出了罪,同二爷回家了。太太叫我来告诉姑奶奶一声。才到蘅芜苑,四儿说奶奶找潇湘馆奶奶去了。我到了那里又找来的。”

  于是,众人都替薛姨妈欢喜。黛玉道:“难得你大爷赶年前回了家,你太太自然欢喜的了。”同贵道:“正是,太太说新年里就要摆酒请客。梅家任上还没信来,三月里先要办香菱姑娘的喜事,底下再办……”同贵说到这里,瞅着岫烟又一笑,缩住了口。众人都已理会,独有宝玉心上未免怅然,以为咱们园子里又少了一个知己姊妹。宝钗因要问同贵的话,站起身来先和同贵回蘅芜苑去了。宝、黛二人又坐了一会,然后回去。

  时光迅速,瞬眼已是除日。清晨起来,自贾母以下,凡有诰命者,皆按品妆戴入宫,辞岁回来,贾母先在自己院里供了天地佛马等。宝玉入朝回府,带领他姊妹并邢、王二夫人、妯娌人等,先在灶王前供献已毕,到宗祠家庙里行了礼,拜过影像,回房歇息。宝玉就在贾母王夫人处辞了岁,又到各处一走。吃了早饭,外边已经伺候出门,拣几个要紧地方亲自一到,赶忙回来。见荣国府大门洞开,门前车马喧阗,人声杂沓,都是来辞岁的官员绅士,以及戚好世交。宝玉躲在车内,不及招接,径到仪门下车。里外悬灯结彩,显耀异常。宝玉望聚锦门来,进园中,一路竖起矗灯,两旁树枝上,果有红绿相间的点缀,是花是叶,巧夺天工。众媳妇、丫环都已换上新艳衣裙,粉香脂艳,鬓影钗光,目不暇给。

  一时到了怡红院,小丫头道:“姑娘们都逛去了。”宝玉因早上起来应酬了大半天,觉身子有些乏了,便一个人坐下。

  心中欢喜,想道:照像今年过这么一年光阴,洵不虚度,凡可悲可恨之事,翻转来都成了天下所无,古今罕有的乐事。不但事已如斯,连所见所闻别人的事,亦无不称心如意。有生若此,竟不知离恨天为何物矣!

  正在出神,凤姐处打发人来说:“老太太吩咐,今年的合欢宴摆做两处。本家爷们来的不少,席面摆在大花厅上,叫咱们二爷同那边珍大爷支应。二爷和奶奶、姑娘们就在绮散斋,老太太出去近便些。今年老太太分外高兴,定了两班好戏,还叫传梨香院的女孩子都去伺候。有几十架烟火,晚上放呢。二爷快走罢。”宝玉把身上带的表瞧了一瞧道:“时候也不早了,今儿老太太高兴起来,多坐一会子,咱们再瞧瞧灯火,怕就该出去随班朝贺的时候了。不如趁这会儿打个盹儿。”

  当下和衣倒在炕上,才朦胧合眼,耳边听得有人唤了声“二爷”,似四儿的声音,睁眼一看,却是五儿递过一本诗稿,说是妙师父打发人送来的。宝玉接过展开,留心要瞧妙玉评的诗眼力何如?五儿手里又递过一纸字帖儿道:“还有妙师父的名帖,请二爷就到太虚宫去,有要紧话告诉二爷呢。”宝玉便将诗本撩下,瞧那帖儿上写的“太虚幻境妙玉拜”。宝玉看了,心上狐疑道:“这会儿请我去讲什么话呢?他向来自称槛外人,忽然又换了‘太虚幻境’四个字。”心想到黛玉那里告诉了这句话再去,又恐黛玉阻止他,便起身步出园来。走至二门外,不见小厮们,独自一个出了府门,直行至太虚宫前,见宫门半掩,径进里边。

  过了牌坊,见情天匾额下站一宫妆女子,宛似从前曾见面浃洽的人。料他必来款接,忙趋步上前。那女子反向宝玉叱问道:“何处俗物,擅入此间?”宝玉见女子加以厉色,逡巡却步,自觉赧颜,只得俯首相告道:“我是来会妙师父的,不知他住在那一个屋子里,望仙姑指引。”那女子答道:“这里没有什么妙师父,还不快走!”宝玉道:“明明刚才妙师父打发人去招我来的,怎说没有他呢?”那女子道:“这里乃清虚飘渺之所,说有便有,说无便无。纵然有他,也未必肯出来见你。你如不信,尽管在此着迷,莫怨耽误你的事。”说着,径自走进,把角门掩上了。

  宝玉恍惚记起前日亲送妙玉到此,为什么一时竟无处找寻他的居室?这宫妆女子又是可处来的?被他冷落。心头纳闷,信步行去,进了一座宫院。见墙下自己移植那棵泪草葱翠依然。

  正在注目凝思,只听隔墙送出一派歌声,字字清朗。歌的是:一个是阆苑仙葩,一个是美玉无瑕。只怕没前因,今生怎想遇着他。毕竟有奇缘,肯教心事成虚话。从前枉自嗟呀;到后何须牵挂!捞起了水中月,栽活了镜中花。眼中能有多少泪珠儿,怎忍他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曲终人不见,余韵悠然。宝玉听了还要咀味其词,出神伫立。忽见院门启处,步出一女子来,似曾相识,一时记不起是谁。因才被宫妆女子呵叱,未敢造次。见那女子笑脸相迎,迥非顷间落寞光景,便向前作揖问道:“何处歌声缭亮乃尔,昔年似曾聆过此音。”那女子道:“词调虽旧,句义更新,今被窃听了去,恐还未能明晰。我感使者送剑之情,不避嫌疑,与君一面,引你到一个地方去,索性把曲中的前因后果都明白了。”

  说着,便挪移向前,宝玉厮跟在后。转弯抹角行来,依旧到了配庑“薄命司”中。那女子道:“这里是使者到过的,还把先前所看‘金陵十二钗’正、副册一瞧,别的都不用看他。”

  当下揭了厨门上封条,开取薄册出来。翻开先将册上旧的,指与宝玉瞧了,再看改的。宝玉看了大半,有些会悟,向女子央告道:“敢乞神仙姊姊借我纸笔,抄那几页的词句回去,叫咱们园子里姊妹大家一瞧,庶不辜负了今儿这一番指示。”那女子沉思道:“已往之事也不怕漏泄天机,那旁桌子上现有笔砚花笺,你都录了去就是。”一面宝玉录写,仙女指道:“这便是正册上第一页,改分两页的。”看宝玉写了,又把看过这几页挨次指点明白。宝玉写就,又道:“姊姊,何不再引我到那未曾看过这几司里头去瞧瞧?”仙女道:“古往今来,普天世界的女子,虽各人遭际结局不同,总越不过匾额上的‘情天孽海’四个字。就是‘金陵十二钗’里头这几个人,全亏太虚幻境的警幻仙子,费了多少神力,硬改了注定的册子,才得椓灯复焰。也只为完就绛珠仙子灵河岸上一段未了情缘,其余几个人,都是带挈的,何必再阅他司,多牵情恨?使者到此也有时候了,速速回去罢。”宝玉无奈,只得把抄的词句揣在怀里,拜谢仙女,离了太虚宫回家。

  径至怡红院,见黛玉宝钗、湘云、迎春鸳鸯香菱、晴雯、袭人这许多人,坐的坐,站的站,满屋子里莺声燕语,翠族珠围。先是湘云开口道:“我们都来给二哥哥辞岁,丫头们满园子找你不见,躲到那里快乐。”宝玉道:“刚才妙师父送了咱们半仙阁的赏梅诗来。”湘云不等宝玉说完,忙接口道:“在那里?快拿出来,给咱们瞧瞧妙师父怎样评的?”宝玉道:“且慢瞧这个,有一件事告诉你们。妙师父送了诗来,还有帖儿邀我去说话。我赶忙到那里,妙师父不见,倒遇着一位神仙姊姊,引我到一个地方,拿出许多册子给我瞧。他说是太虚幻境的警幻仙,为了绛珠仙子要了结什么灵河岸上的夙缘,因此把注定的册子改了。其中道成全了咱们‘金陵十二钗’里头几个人,不信现有抄来册上的词句。”说着,便向怀里掏出。众人争着来瞧,宝钗笑道:“我瞧起来,明明说着咱们呢。”黛玉道:“姊姊,你这么一个聪明人,怎么说起糊涂话来?你想,世界上那里有什么太虚幻境,难道咱们这班人都从太虚幻境来的?统是他编造出来的,说谎言哄骗咱们的。”说着,便要撕毁。宝玉慌忙伸出手来,只听得院子里山崩的震响,众人赶出去瞧,道:“天上塌了一块大石下来。”宝玉惊醒,并无黛玉宝钗诸姊妹,晴、袭、鹃、莺一个人在眼前,原来是红楼一梦。 回《红楼梦补序》目录  上一页

发表评论

0 个回复